“谋杀?你是不是疯了?!”

  “吴乾你说话呀!”

  “你不要在我面前装啊,不然,本少女拼着跟你同归于尽,也要”

  “咳咳,林大秀,我在专心的开车呢?!?br />
  阿尔宾娜B4里,林冰真的有些停不下来了,对于之前吴乾所说的那两个字,‘谋杀’,实在是无法理解这个家伙的脑回路。

  就目前所有的证据显示,这个案子是非常清楚的一个误杀。

  不说王廉,就算是其他人的证人证词,都传递了一个这样的判断,误杀。

  但,吴乾并没有如何的反驳,他只是以开车为理由搪塞。

  阿尔宾娜B4,这辆车是双门跑车,后排就稍微的紧张一些,但坐个姑娘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

  “呵呵呵”李雪笑了,“我说小冰,你质问吴乾的样子,我意外的感觉很和谐呢?”

  “和谐?”林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仿佛随时要抢夺方向盘跟吴乾同归于尽,听到这两个字,她能不懵吗?

  “算了,你现在没镜子?!崩钛┑男θ莞?,“你要是能照照自己,就知道了?!?br />
  “呸!”林冰大囧,“谁跟他和谐呀,你等着下车的,看本少女不撕了你!”

  “哈哈”

  有趣了,话题直接跑偏,叽叽喳喳。

  吴乾可不想开车被干扰,那真的不安全,当下只好说道:

  “两位女侦探,想不想听听我的看法?”

  “说!”异口同声。

  吴乾微笑了一下,“我先问一下,目前支持误杀的证据都有什么?”

  林冰最快,马上就回答道:“很简单,王廉的供词里,他是被谢凡叫过去的。而且,确实有证人听到了两个人的口角,还有摔东西,特别是王廉的声音很大。再有,就是凶器,这也是目前最重要的证据,那个杀人的凶器是谢凡买的哑铃,在当时的那种状态之下,王廉随手拿起,他根本就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可能只是觉得很重,然后击打谢凡头部,造成了谢凡的死亡,这个杀人行为,绝对的是误杀,不然还能如何解释?”

  李雪也说道:“我不是太懂,但是,谋杀似乎用是有预谋的吧,就这个案子,我听说的还有现在了解的,都很清楚啊,王廉学长当时就是一股子火气没收住,还有刚刚发现的那些个刻字,他一定隐忍了许久吧。对了,你说是谋杀,是不是因为那个重击,打了三次?”

  三次重击,造成脑挫伤,这是谢凡的死因。

  但,吴乾笑笑说道:“你们学法的这个都不知道吗?这三次重击是可以看做一次的,而且,我当警察的时候经常遇到那种激动起来就停不住的情况,连续捅对方十几刀,这就是所谓的激情杀人,从打击次数上判断误杀跟谋杀,那是外行?!?br />
  他这么一说,李雪冒出一句来,“侦探先生没上当呀?!?br />
  吴乾依旧盯着前路,好似漫不经心的说道:“我想问你们一下,既然王廉隐忍了那么久,那么,为什么就在那天爆发了呢?”

  “这”李雪跟林冰两个姑娘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吴乾笑了,“当然,这可能是因为警方并没有向谢峰提供足够的细节,但是,至少目前我看到的东西里,并没有那个爆发的诱因,也就是说,当时的王廉为什么那样爆发,要拿了东西重击谢凡的头部,到底因为什么呢?我们不知道?!?br />
  “所以你就想去见见王廉?”李雪绣眉微皱。

  林冰则是吐槽了一句,“可你还没见到他,怎么就能直接说,王廉是谋杀了谢凡呢?”

  吴乾笑容依旧,吐出了两个很气人的字儿来。

  “直觉?!?br />
  杀人案,嫌疑人被捕之后,那就要等审判,一般情况下是一到数月不等。

  王廉的案子,在警方以及检察院看来,这是一起事实清楚,情节简单,罪证确凿,凶手认罪的案子,现在都九月份了,已经是足够足够的了。

  今天是9月3号,9月8号那天就会做审理,基本上,那一天也会一锤定音。

  吴乾开着车子,载着两位美女大学生,来到了看守所,他并没有马上就见到自己想要见的那个‘谋杀犯’王廉,而是碰到了一个女人。

  “你好,是吴乾先生吗?”

  “你是”

  “我姓刘,叫刘歆迪,是这个案子的公诉人,很高兴见到你?!?br />
  “哦,很高兴,那个”

  “吴乾先生,我是得到了谢峰先生的通知,所以,特别过来见见你的?!?br />
  吴乾确实很意外,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公诉人。

  刘歆迪,身着蓝色的公诉人制服,上身是短袖衬衫,下身是黑色短裙,配上肉色丝袜,黑色高跟鞋。今天是周一,显然人家还在工作中。

  她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多岁,尖下巴,皮肤白皙,杏目桃腮,只是眉眼中带着一股英气,头发简单的扎成个马尾,很是利落。

  简单的打量之后,吴乾就在心里做个简评,努力的让人觉得她是个老鸟公诉人。

  至于‘歆迪’这个名字,那个年头有不少父母喜欢取个洋名,吴乾有个同学就姓查,取了个‘理’字,英文名字都出来了,Charlie,其实发音并不同。

  “那公诉人的意思,既然是特别来见,肯定是有特别的话要说了喽?!蔽馇幕袄?,带着一股轻佻。

  刘歆迪眉头微皱,似有不悦,但还是语气平常的说道:“我听过吴乾先生的一些事迹,你确实是一个优秀的侦探,但是这个案子,我作为公诉人,希望你不要影响案件的正常程序?!?br />
  吴乾一听就明白,人家是来警告咱了,不过,他想到了一个词儿,不是猛龙不过江。

  “刘公诉人的话我明白,但我既然受雇于谢峰先生,那么我就得驹己的职责,其实,我们两个根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你的工作是把凶手定罪,而我的工作则是找出真相?!?br />
  这话,很有趣的,定罪跟找出真相,似乎是殊途同归,可是吴乾特意的给分开了。

  刘歆迪自然更加的不悦,“吴乾先生,我的工作就是用真相说话真相定罪k你不要”

  可没等她说完,吴乾就插了一句,“那好,我现在就提醒你一句,这个案子,恐怕不是误杀,而是谋杀?!?br />
  “嗯?”刘歆迪公诉人一下子就愣住了。

  按说,这么一个事实清楚的案子,怎么到了吴乾这里就变了呢?

  但,刘歆迪毕竟有经验,“法庭还没有给结果,我只相信证据!”

  一句话,算是把吴乾给怼了。

  “哈哈”吴乾却笑了,不以为意的道:“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见一下凶手王廉呢?”

  “当然?!?br />
  接着,刘歆迪当先领路,似乎很是配合。

  林冰跟李雪可是把刚刚那两个人的交锋看在眼中。

  “小冰,这个刘歆迪有些厉害呢?!?br />
  “嗯嗯,吴乾这个混蛋一定会在她面前吃瘪的?!?br />
  “我怎么觉得,不一定呢?!?br />
  “不是吧?些,你站吴乾那边?”

  “那到不是,可我总觉得,这个案子,似乎吴乾那个方向更有趣?!?br />
  “哼不懂,因为他的那方向,那样的话他才能赚钱嘛!”

  俩人嘀嘀咕咕,其实,刘歆迪跟吴乾都听的到。

  “是这个原因吗?”

  “我只相信自己的调查推理?!?br />
  针锋相对。

  没多久,吴乾等人就看到了王廉。

  酗挺帅的。

  这是王廉给吴乾的第一芋,虽然之前已经看过照片,但真人更加的帅气一些,此时的王廉有些憔悴,手铐脚镣当然少不了,神情又有些个放松。

  吴乾以前是警察,他见过不少这样的犯人,越是到判决的临近,他们反而能放的开了,难受的其实是进到这里的初期。

  人嘛,适应了就好。

  “你是谁?”

  “我叫吴乾,是个侦探,目前被谢峰先生雇佣,查明这个案子的真相?!?br />
  “哦那两位”王廉认看向吴乾身后。

  “我们是侦探的助手?!崩钛┗亓艘痪?。

  吴乾打断了她,对着王廉说道:“王廉,我想问你一件事,那就是,因为什么事情,你跟被害人谢凡发生了口角呢?”

  一听这个问题,王廉眉头皱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们就是吵起来了,就是这样,然后就动手了,我没忍住?!?br />
  刘歆迪并没有什么意外,因为她已经问过了,可是林冰和李雪却互相看了一眼。

  莫非被吴乾给猜中了?

  虽然之前吴乾没有说的特别肯定,但他的意思就是,王廉很可能没有交代那个‘诱因’。

  吴乾笑了,“王廉,你这样可不行,总得有点儿缘由吧?就这样的吵了?然后就动手?这很不合理?!?br />
  此时,公诉人刘歆迪却插言道:“我不这么认为,吴乾,你知道吗?王廉平时一直忍受着谢凡的欺凌,他的愤怒挤压的太多,在那天因为新而爆发,这是合情合理的?!?br />
  吴乾根本就没有理会刘歆迪,可把美妇公诉人给气到了,他一直盯着王廉。

  “王廉,就算是刘公诉人说的对,你也确实是那样,但是,你知道炸药包吗?”

  “什么意思?”王廉此时有些生气。

  吴乾回道:“炸药包啊,就算里面全都是炸药,可是,如果没有一根导火索,那么,这个炸药包也不会爆炸,懂了吗?”

  此话,让王廉脸色分外的难看。

  刘歆迪也不知如何反驳,林冰跟李雪又互相对视。

  王廉渐渐的陷入了一种痛苦的神态中,好像在纠结,但最后,他一咬牙。

  “那天,谢凡叫我去他寝室,然后,他,他他要我舔他?!?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