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点以后,美食街这边果然再次热闹起来,人流量虽然比不上9点之前那一波客流高峰,但也不少。

  冷清了一个多斜的鱼咬羊狂暴小龙虾店里,客人又慢慢多起来。

  和前一波客人不同的是,11点以后来的客人,点的菜明显少了,但喝的酒却明显多了。

  往往两三个大男人坐在一起,点一份小龙虾、一份五香螺蛳,再加两个凉菜,就能喝一件破。

  究其原因,可能是这些人纯粹只是想出来喝酒,肚子并不怎么饿吧!

  当然,也有肚子饿的。

  比如一些穿着暴露,化着浓妆的年轻女人,浑身香水味,年纪轻轻,却神色疲惫,进店后,几个女人就能点一桌子菜,酒也要的不少。

  一边大吃大喝,一边高声说话,并且脏话连篇,这些年轻女人的风格怎么说呢?

  风尘气吧!

  手臂上可能有纹身,可能戴着大耳环,还可能指间夹着香烟。

  这挟人的身份不难猜,她们好像也不在乎旁人对她们的看法,一个个都不拿正眼看人。

  当然,这样的客人,周安并不嫌弃。

  开门做生意的,哪有资格挑淹人?只要她们吃饭喝酒给钱就行了。

  做夜市的,本来就会遇到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人,如果挑客人,那这生意就没法做了。

  半夜喝酒的人,往往没什么节制。

  这不,等最后几个歪歪倒倒的女人互相屡出门的时候,周安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凌晨两点。

  服务员和厨师等人早就下班了。

  田律和田本才,也早就回家。

  店里只剩下周安、周剑和夏文静。

  本来周安也让夏文静早点回去休息的,但她坚持要守到店内打烊??悸堑剿谙爻亲饬思浞孔?,晚上不用回家,周安便没有坚持让她先走。

  “行了,终于可以收工了,都回去休息吧!”

  周安打了个哈欠说。

  周剑起身,夏文静却叫总安,“小安,等等q晚的账我还没跟你对呢[们还是把账对一下,再下班吧?”

  “表姐,这么晚了还对什么账?回去洗洗睡吧!明天再说!”

  周安没同意。

  不是他不关心自己今晚挣了多少,而是时间实在太晚了,明天还有许多事要做呢,再不回去休息,明天可就爬不起来了。

  “不行!安,账的事一定要对清楚,要不然这份工作我可没法做了,咱们是亲戚,所以我觉得这方面更要弄清楚才行!”

  夏文静坚持。

  周安回头无奈看着坐在收银台后面不起身的夏文静,见她一脸认真,只能认输。

  “行行,那你简单跟我说一下,简单点好吧?”

  “嗯,这可以!”

  夏文静这才露出笑容,翻出今晚的账本,拿计算器算给周安看

  好不容易对完账,已经快凌晨两点半。

  周安扶着额头,打着哈欠对夏文静说:“表姐,你赢了,我明天找人给咱们装个收银机,再给店里装个监控,以后咱们就不必这样一笔笔对账了,你精神可真好b都几点了,你咋还不困呢?”

  夏文静精神确实很好,现在还不见一点困意。

  周安和周剑却是早就哈欠连连。

  夏文静笑,“最近没上班,天天在家看电视到半夜,你说我现在困不困?呵呵,行了,既然账都对好了,那咱们就都回去吧想装收银机机和监控都随你,每天能给我省点工作量,我当然举双手赞成!”

  其实周安本来就打算装收银机和监控的。

  因为就像夏文静说的,她既然在这里做收银,那钱方面的事就一定要弄清楚,否则瓜田李下的,这份工作她没法做,越是亲戚,越是要在这方面撇清嫌疑。

  如果装了收银机,一切就简单很多。

  万一哪天她不在这儿做了,周安也随时能找个会用收银机的来接替。

  至于监控?

  主要倒不是为了监控收银方面,而是为了避免麻烦。

  在餐饮行业做久了,周安见过不少狗屁倒灶的事。

  比如两个或者两拨人喝多了,在店里打架。

  发生那种事的话,如果店里没有监控,等警察来了,双方都说是对方先动的手,到时候就有的扯皮,对店里的生意会影响很大。

  还比如个别客人存着吃霸王餐的心思,进店后,先点一桌子好酒好菜,大吃大喝,快吃饱喝足的时候,扔一只苍蝇什么的在菜里或者汤里。

  届时,不仅不给钱,还要店里赔偿。

  这种情况不常见,但只要一年遇到一次,就够恶心人的。

  赔钱息事宁人吧?且不说自己心里有多憋屈,一旦真的赔了钱,就等着店里的名声臭大街吧!如果再引来卫生部门的人找茬,被勒令停业整顿都有可能。

  不赔钱吧,因为没有监控做证据,结果可能也很糟糕。

  首先影响口碑是肯定的。

  这样的事一旦发生,必定会导致一些食客从此不考虑进这家店消费。

  除了以上两种情况,周安还见过另一种同样很麻烦的事。

  ——丢东西的客人!

  一个客人在店里消费之后,人都已经离店半天,忽然杀回来找收银台要钱包或者别的什么。

  口口声声坚持说自己东西落在店里了,一定要店里还他她)东西。

  如果店里的工作人员确实捡到客人落在店里的东西,倒是还好,把东西还给客人,不仅没麻烦,还能收获客人的感谢和认可。

  但如果是客人记错了,客人却又坚持说自己东西落在店里,一定要店里归还,怎么办?

  没有监控画面作证,麻烦就大了。

  但如果店里有监控作证,客人看了监控画面,就会没话说。

  等周安和周?;氐街芗掖?,洗漱后上床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三点。

  躺在床上,周安叹了口气,今晚的营业额很高,比他预期的翻了一倍多,就是人累了点,如果天天晚上搞到这个时候才能上床,也太辛苦了。

  所以,睡着之前,他决定明天也像大表姐夏文静一样,在县城租一套房子和周剑一起住。

  嗯,还要带田律一起!

  因为周酵快开学了,很快,厨房里就会少一个煮小龙虾和盛螺蛳的人,周安打算叫田律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