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璋内宅的一个泻子中,燕娘左看看右瞧瞧,满脸都是欣喜的神色,最后更是转过身对李璋道:“谢谢你了,这里以后就是我的新家了,只要你不赶我走,我就绝不会离开!”

  “你真的不打算回辽国了?”李璋这时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之前他让燕娘答应自己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许她再回辽国,因为在李璋看来,燕娘逃出来后,肯定是要回辽国的,到时她向辽国揭发耶律延寿要杀她的阴谋,哪怕扳不倒耶律延寿,至少也能继续做她的公主,然后嫁到大食去做王妃。

  只不过让李璋没想到的是,燕娘听到他的要求后,竟然满脸欣喜的一口答应下来,而且在来到他家后,也是表现的十分高兴,似乎一点也不想回辽国,这反而让李璋起了疑心,所以这才再三的询问她是否真的不想回去?

  “大宋这么繁华,我为什么要回去?”燕娘拿起梳妆台上的镜子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容貌,随后十分自然的反问道,刚才她把自己搞的全身都是黑灰,来之前也只是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现在头发和脖子里也依然有不少黑灰,所以她也急着想要打发走李璋,然后美美的洗个澡。

  “你在这里可做不了公主,甚至连个贵女的身份都没有,只能藏在我家里,说不定日后连个出头之日都没有,这你也甘心?”李璋这时再次不敢相信的问道,放着辽国那边的荣华富贵不要,却甘愿呆在大宋这边做一个被囚禁的人质,李璋总感觉这个燕娘的话不可信,所以他心中也更加的怀疑起来。

  “有什么不甘心的,反正辽国那边的日子我早就过腻了,而且我对大宋的生活一直心生倾慕,现有机会呆在这里,自然不愿意离开,至于身份什么了,反正我也不在乎,只是在你这里白吃白住的,我也觉得不好意思,要不我帮你干点活吧,其实我挺能干的,比如洗衣服做饭什么的,我都可以??!”燕娘这时再次兴奋的道,似乎根本不在乎身份的变化。

  “用不着,大哥的衣服有我来洗,饭也用不着你来做!”燕娘的话音刚落,只见后面的秀秀就大声反驳道,她和李璋一样,都不喜欢这个燕娘,特别是现在对方竟然要抢自己的活,更让她十分不满。

  李璋本来就怀疑燕娘,现在听到她的话更是一皱眉,当下也是脸色一变,神情有些严厉的道:“我不管你是真想留下还是假想留下,不过既然来到我这里,那就别想再离开,否则我不介意杀人灭口!”

  李璋说到最后时,心中也再次涌起几分杀机,说起来他们也挺冤的,一切都是因为燕娘这丫头而起,本来她逃就逃吧,却偏偏装可怜混进了回味斋,如此一来就把李璋等人捆绑在了她的战车上,想要脱身都不可能。

  燕娘最怕的就是李璋想要杀人灭口,当下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气时,也是吓的全身一颤,随后再次可怜兮兮的道:“你不要吓我,其实我真的不想再回辽国了?!?br />
  “给我一个解释!”李璋却是步步紧逼的问道,面对燕娘这个狡猾的芯头,他可不敢轻易的相信对方。

  看到一脸严厉的李璋,燕娘也终于收起之前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变得十分认真的道:“其实你用能想到,以我现在的情况,如果真的回到辽国,无非也就是两种情况”

  燕娘并不是真正的公主,只是一个皇族的贵女,她父亲也只是辽国的一个大贵族,虽然品级很高,但并没有掌握实权,而这次她被选为公主和亲,她父亲也因此得到一部分权力,这也是他们家族愿意将她献出来的主要原因。

  可以说以现在燕娘的情况,如果回到辽国,无非也就是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向辽国皇帝揭发耶律延寿要杀自己的阴谋,然后将耶律延寿扳倒,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

  而另外一种可能就是燕娘回去后,就算揭发了也伤不了耶律延寿,毕竟耶律延寿的背景太过惊人,别说没能杀她了,就算真的杀了她,恐怕也只是被贬官到外地,从此进不到朝廷的核心,但依然可以活的好好的。

  不过对于燕娘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耶律延寿的下场如何,因为无论哪种可能,对于她来说,最后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疵完耶律延寿后,她依然会被当成和亲的公主送到大食去,而这也正是燕娘最不愿意的事情。

  “大食那边的情况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据我所知,大食那边的哈里发早就成了傀儡,现在是大食内部的一个将军家族掌权,但是现在这个将军家族也发生了内讧,导致大食更加的混乱不堪,而我这次去和亲,就是要嫁给那个做为傀儡的哈里发,这个哈里发不但没有任何实权,而且还又老又蠢,我如果嫁过去,恐怕只会生不如死!”燕娘说到最后时,脸上也露出愤恨的表情。

  说起来燕娘也挺可怜的,她从小生于贵族之家,父母对她也极为宠爱,可是为了家族的利益,她的父母却甘愿把她远嫁到万里之外,如果对方的条件相当也就算了,可是对方却是个又老又无能的傀儡,可以说这桩联姻对辽国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利益,只是为了名义上好听罢了,而她做为联姻的工具,也根本毫无价值,这才是让燕娘最为感到悲哀的地方。

  “就是因为这些,你宁愿放弃自己原来的身份?”李璋听到这里沉默了片刻,随后再次问道。

  “不错,与其让我不远万里的跑到大食嫁给一个又老又无能的哈里发,我宁愿呆在大宋做一个普通的女子,实在不行我嫁给你吧,你是大宋的贵族,我的身份也不差,虽然没有什么实质的好处,但以后我肯定会为你生下一个即降又聪明的儿子!”

  燕娘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是眼睛一亮提议道,在她看来,婚姻无非就是利益的交换,相比嫁给那个老且无能的哈里发,还不如嫁给李璋这个年轻的大宋贵族,据说李璋还是大宋太子的伴读,日后的前途肯定无可限量。

  “想得美,我家大哥才不会娶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子!”燕娘的话音刚落,秀秀就毫不客气的再次反驳道,大宋的女子都比较含蓄,像燕娘这种当着别人的面要嫁给李璋,而且还要给李璋生孩子的,在她看来就是不要脸。

  “呵呵,你还是省点心思吧,我可不喜欢你这种女子!”李璋也是毫不心动的道,燕娘的长相在汉人看来也相当漂亮,只不过李璋却总感觉这个女子太过工于心计,这么型如此的狡猾,以后长大了恐怕更不容易对付,这种女人他可不敢娶回家。

  “你休息吧,不过以后你的活动范围只能在这个院子里,除非耶律延寿离开了东京,否则你绝不能走出院门半步!”李璋当下再次开口道,说完也不等燕娘再说什么,当下转身就离开了院子,而秀秀也紧跟着出去了。

  “秀秀,你的院子就在她的旁边,平时多留点心!”李璋出了院子后,当即对秀秀再次吩咐道,哪怕燕娘的话十分有说服力,但他依然没有放松对燕娘的警惕。

  “我明白!”秀秀当即点头道。

  李璋这时也对秀秀点了点头,不过当靠秀秀一个人肯定看不奏娘,所以李璋这时再次看向野狗道:“野狗,这几天你就辛苦一下,一定要盯紧了这个女人,千万不能再让她逃了!”

  “嗯!”野狗当即重重的一点头,虽然他没说什么话,但眼神中却带着无比的坚定,之前他被燕娘耍了一次,但这种事绝对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李璋也相信野狗的实力,事实上别看野狗平时不爱说话,对人情事故也不懂,但并不意味着他笨,事实上野狗要比一般人聪明,只不过他的聪明大都放在了练武上,所以才会显得在其它方面不怎么擅长似的,但这次他吃了一次教训,绝对不会再让燕娘找到机会。

  安排好燕娘后,李璋也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过随即他又苦笑一声,好好的一个旬日,他本来还打算休息一下,却没想到被这个突然杀出来的燕娘搞的乱七八糟,这一天下来比平时还要累。

  不过最让李璋头疼的是,现在燕娘在他手里,他也不可能交出去,否则他自己就没办坊待了,可是这样的一来,找不到人的耶律延寿肯定会借此机会回到辽国,反正他本来也不打算去大食,这对他说来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难怪之前他一直吵着要回去。

  “咦?不对,这个耶律延寿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燕娘这个悬狸恐怕也落到对方的算计之中了!”李璋这时忽然脑子中灵光一闪,当下想到了一个可能,这让他也是大惊失色,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难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