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崇是后汉高祖刘知远的弟弟,他可不是靠着关系才坐上河东节度使的宝座,而是实实在在的战功,打出来的位置。

  虎老了也有威仪,不会允许一个小辈挑衅他的权威。

  什么狗屁冠军侯,不过郭雀儿弄出来鼓舞士气的刑子罢了。

  “杀!杀了叶华,赏万金!”

  听到赏赐,北汉的兵将都吓了一跳。要知道北汉国库空虚,要养兵,还要收买契丹,花销很大的。宰相每月只有一百贯俸禄,而节度使才三十贯。

  万金重赏,够他们干多少辈子了!

  “杀!”

  河东骑兵,沙陀武士,像是不要命一样,冲向了叶华。

  短兵相接,从来没有什么客气可讲。

  叶华指挥着骠骑卫,奋了杀。

  双方每时每刻都有人受伤落马,在沙躲罐头一般的战场上,掉落马下,基本上就意味着死亡,因此骠骑卫的士兵会死死?;ぷ乓痘?,只要侯爷安然无恙,他们的生命算不得什么。

  严格的训练发挥了作用,大家不断挥动武器,将那些沙陀人斩落马下。

  唐牛身上已经挨了三箭,其中一支箭更是射在了脸上,他本来长得就不好看,再被毁容,就更加没法见人了。

  唐牛把怒火都发泄在沙陀人身上,他拼死命冲杀,全然不顾地方的刀枪剑戟,只要一息尚存,冲杀不止!

  唐牛像是一枚犀利的箭头儿,从沙陀人最密集的地方冲了出来,他浑身元,如同魔神,沙陀骑兵是在他手上的不下十几个人,面对凶悍的对手,他们疡了退避。唐??刹幌爰镁褪?,他拨转马头,又一次冲向了沙陀人马。

  士兵们追随着唐牛,将裂痕不断扩大,沙陀的队伍从一块变成两块,从两块变成四块叶华看在眼里,露出了喜色。

  他果断抓住了时机,前面的沙陀人不多了,而且刘崇就在二十步之外!

  天赐良机,岂能错过!

  “杀!”

  骠骑卫的士兵用力抽打战马,加快速度,他们就像是一群坦克,无所顾忌,眼前的沙陀骑兵不是被撞倒,就是被杀死。

  人越来越少,离着刘崇越来越近,叶华的眼中露出了狂热的神色。

  “刘崇老匹夫,受死吧!”

  他的战马陡然加快速度,迎上来的沙陀侍卫听枪来刺叶华,却没有料到,叶华抢先扔出两支流星锤。一个人被砸中面门,从马上摔落,一个人被砸中肩膀,迟愣之间,叶华已经冲到了面前,这家伙被硬生生撞飞,落在刘崇的面前,口喷鲜血,毙命而亡!

  这位北汉国主真的被吓到了,迟愣之时,叶华已经到了眼前,他仓皇举起天子剑,同叶华的马刀碰在了一起。

  刘崇只觉得胳膊一麻,虎口被震得受了伤。

  他的确是老了,假如是赵匡胤或者杨业,刘崇就只有死路一条。

  叶华连忙挥动第二刀,刘崇自知不敌,拨马就跑,结果叶华的刀只是在马屁股上划了一刀。

  长达半尺的伤口,皮肉翻开,鲜血迸溅。

  受伤的战马嘶鸣连声,驮着刘崇,疯狂逃跑。

  北汉的臣子吓坏了,一起涌上来,有人抢救皇帝,有人阻拦叶华。

  等叶华将碍事的东西杀掉之后,刘崇已经跑远了

  “该死!”

  叶华怒气冲冲,本来可以击杀刘崇,没想到却让他给跑了。

  没有办法,只能将怒气撒在这些士兵身上。

  此时失去了皇帝的指挥,沙陀士兵彻底乱套了,军营里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是喊杀声,他们除了逃跑,再也没有别的活路,溃散就像是雪崩一样,不可遏制。

  经过一整夜的鏖战,三路人马聚集,河东三万人马,被杀掉超过五千人,俘虏还有几千,逃散了上万人,跟着刘崇逃跑的,不过几千而已。

  易州的沃解了。

  杨业和陈石都浑身是血,尤其是杨业,他杀的比叶华还要疯狂。

  整整五年的怒火,都在这一场大战爆发出来,杨业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只知道他手里的刀更换了三次,战马也死了两匹。

  北汉的主力彻底消灭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刘崇而已!

  “侯爷,末将请令,继续追杀,不砍下刘崇老匹夫的脑袋,绝不罢休!”

  叶华想了想,“让弟兄们休息半天,然后再前去追杀!”

  杨业还不服气,想要立刻出动,奈何被叶华狠狠一瞪,他不敢多说了,的确大家伙疲惫不堪,还有不少伤员需要救治,阵亡的弟兄也需要收敛尸体。

  这些事情都有人去做,杨业随便找了块地方,闭上眼睛,没有一会儿,就发出了雷鸣般的鼾声。

  作为杨业的部将,王贵没法快速平静下来。他今天杀死了北汉将领一人,砍倒龙旗一面,按照功劳,应该可以当上指挥使了。

  不过王贵更盼望的是返回家园,他是太原人,离家多年,也不知道刘崇把老家糟躺什么样子了,更不知道乡亲族人是否还存在想到这些,王贵越发睡不着了,他只是迷迷糊糊打了个盹儿。

  号角声响起,王贵第一个跃身上马,随着杨业,追击刘崇,大周的兵马,杀入了河东境内!

  刘崇兵败如山倒,代州防御使李存瑰、通事舍人李欧、宰相郑珙、翰林学士卫融、枢密直学士王得秩文武大臣,簇拥着皇帝陛下。

  他们狂奔出半天左右,突然刘崇胯下的战马前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刘崇被摔倒马下〖子们迅速过来搀扶,哪知道刘崇却挣扎着跑到了战马的前面。

  这是一匹黄骝宝马,当年是刘崇赐给他的坐骑,算起来跟着他已经有十年了。

  黄骝马驮着他冲锋陷阵,和亲人相仿,这一次却被叶华砍伤,一路狂奔,失血过多,跪在地上,眼看着活不了了。

  刘崇突然满心凄凉。

  他的鬓发斑白,就连战马也老了。

  叶华杀了黄骝马,是不是要不了多久,自己也会死在他的手里?

  刘崇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臣子和将士,他凄凉发现大家伙都老了,还能征战沙场的人不多了。许多人的子侄辈骑不得马,拉不开弓,只知道在家里享受荣华富贵,却不知道好日子要结束了,河东之地,再也庇护不了沙陀人了。

  刘崇迸黄骝马的大脑袋,直到马儿死去。

  “你们挖个坑,把它埋了吧!”

  手下人点头,用兵器很快掘出一个坑,把黄骝马放了进去,用土块石头草草掩埋。

  刘崇换了一匹白马,他骑在马背上,心中无比凄凉。

  “黄骝马啊,你比我有福气,还有人埋了你,不知道什么人埋我??!”

  刘崇不敢多留,立刻带领着残兵败将,向代州逃去。

  一路上,不断有兵将逃走,他的队伍越来越小,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翰林学士卫融就怒气冲冲,“陛下,这一次全怪契丹,萧思温老贼无耻,明明是邀请我们出兵相助,结果他却先退了,哪还有半点信义可言?”

  他痛骂契丹,有不少人都跟着附和,可也有人不屑,比如王得中就说道:“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如何保子东基业,郭荣已经起大兵围攻,叶华又凶悍无比,光凭着我们,孤掌难鸣,还是要求契丹出兵相助才是?!?br />
  卫融哼了一声,“说得容易,萧思温肯为了我们出兵吗?”

  眼看着两位大臣像是公鸡一样,掐了起来,刘崇更加悲愤,都什么时候,还在闹内讧,你们想死无葬身之地吗?

  “王学士,你立刻去契丹,面见萧思温,告诉他,我们会举国死战,绝不会拱手将河东之地让给郭荣,你要让萧思温做好准备,这一场大战我们还没输,没有!朕就算是死,也要拉着郭荣一起陪葬!”

  刘崇疯狂的叫嚣,神色狰狞可怖,王得中立刻领旨,他带着几个人,向云州方向而去,从云州取路,去见萧思温。

  至于其他的大臣,陪着刘崇逃窜。

  卫融眉头紧皱,他觉得刘崇不像是风言风语,似乎真的有什么办法,可是他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来,事到如今了,还能有回天之力吗?

  除非能请来天兵天将帮忙!

  卫融百思不解,也不敢多问,只能陪着皇帝陛下逃跑。

  这一路上,天气闷热,层层叠叠的乌云,仿佛是压在心头的石块,士兵受不了闷热,把身上的铠甲都给扔了。

  就连大臣们也都浑身是汗,至于伤员就更惨了,有些人的伤口已经烂,发出难闻的气味。

  等他们到了代州的时候,身边的人马已经不足三千人。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

  紧接着,雷鸣之声,扑面而来。

  天地之间,一道道雷电,仿佛要把大地劈成碎片。

  豆粒大小的雨滴倾盆落下,砸在身上,生疼生疼的。

  雨水越来越密集,地面上出现了小股的水流,这些雨水都会汇入江河之中,变成滔天的洪水刘崇的老脸显出了不一样的潮红色,很铂,也很疯狂!

  或许朕斗不过郭荣和叶华,但是老天爷会站在我这一边的。

  瞧着吧,黄河水会淹死你们所有人!

  刘崇在代州几乎没有停留,他下旨城里的五千人马跟着他退守晋阳,另外城帜粮食,军,还有青壮,全都一扫而光,只留下一座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