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起!

  那个恶魔杀手!

  看到尸体听见声音的瞬间,克莱恩根根汗毛倒竖,知道自己遇见不好的事情了。

  他的视线内,客厅的装饰以明黄亮丽为主,茶几、沙发等事物没一点异常,只有那块地毯染上了鲜红的血液,并缓缓浸开。

  腹部伤口内空空荡荡的女尸侧方,蹲着一条体型很大的黑狗,它嘴巴半张,露出一根根尖利锋锐让人发抖的白牙,而每根牙齿之上,还生长着铁锈般的暗红痕迹,这似乎是长久啃食血肉却没经常清理的结果。

  此时此刻,那条大型黑狗的几根牙齿上还缠绕着血色的小肠,并有撕碎的生肉点点簇拥。

  它的脑袋移了过来,岩浆般的双眼映出了做工人打扮的克莱恩,映出了他有所伪装的脸庞。

  “荷!”大型黑狗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示威般的吼声。

  真的是动物|是序列6的“恶魔”,快要晋升的“恶魔”我今天做的准备都不是针对它克莱恩脑海内瞬间闪过了这么几个念头。

  霍然之间,那条黑狗的身体飞速膨胀,变成了足有两三米高的怪物,它的背后,一对巨大的蝙蝠羽翼缓缓张开,耳朵旁边则有布满神秘花纹的羊角在生长。

  它湿润闪亮的毛发之内,跳跃出了朵朵赤红带蓝的火焰,浓烈的硫磺味道随之散逸开来。

  几乎是同时,克莱恩原地一蹬,不退反进地挥出了手杖,就像炮弹一样冲向了那只恶魔巨犬。

  刺啦!

  黑色的恶魔巨犬迅捷前扑,长着根根尖刺的狗爪挥出了残影,一下就拍到了克莱恩的身上。

  无声无息间,它的手爪穿透了那道身影,就像穿透空气!

  克莱恩的身影随之黯淡,迅速透明。

  这只是幻影!

  是克莱恩制造出来的幻觉!

  而这个时候,他本人已就地翻滚,靠近了凸肚窗,然后左手一按一撑,整个身体腾空而起,直直撞向了那扇玻璃。

  辨认出敌人是谁后,他就打定主意,立刻逃跑!

  那恶魔巨犬见状,岩浆般的眼睛顿时变亮,里面似乎有火焰在熊熊燃烧。

  它张开嘴巴,弥漫着恶臭地发出了一个满是污秽之意的单词,来源于恶魔语的单词:

  “死!”

  噗!

  克莱恩的身体顿时停滞,心脏仿佛被无形之手狠狠攥住了。

  这凝固于半空的身影瞬间就变薄变淡,变成了一个剪裁粗糙的纸人。

  而这纸人之上染满了红锈,斑驳的红锈!

  哐当,喀嚓,难分先后的两声动静里,克莱恩的身影再现,撞破凸肚窗,扑向了外面石板铸就的街沿,替身纸人则缓缓飘落,燃烧起了散发硫磺味道的火焰。

  恶魔巨犬低吼一声,猛然再扑,已是跃到了窗台上。

  而一团透着蓝色的赤红火球从它的口中飞了出来,轰向了敌人逃跑的道路。

  克莱恩刚一落地,当即又接了一个翻滚,那带着蓝色的赤红火球砸在旁边,却没有立刻爆炸,似乎被无形之涟响着,迟缓着。

  轰??!

  等到克莱恩连滚带跃地逃出一段距离,那火球才膨胀炸开,碎裂了周围的石板。

  眼见恶魔巨犬要追击而来,克莱恩早有准备地张开了嘴巴。

  他扯着嗓子喊道:

  “杀人啦!”

  “救命啦!”

  “杀人啦!”

  “救命??!”

  这声音似乎被附加了特别的效果,在安静的夜里远远荡开,惊醒了整条街道的居民,传入了隔着两条街的巡逻者耳中。

  恶魔巨犬扑击的架势一下顿住,想了一秒后,它退回了房间内,开始收拾现场。

  而克莱恩狂奔的身影也在“杀人啦”“救命啊”的呼喊声里瞬间消失不见。

  旁边某栋房屋内,早被熄灭的壁炉内,残余的木炭霍然重燃,并腾起了夸张的火焰。

  克莱恩就像在表演魔术般,闪现在了这团火焰里,轻轻一跃,便拿着手杖跳了出来。

  然后,他利用“万能钥匙”,遇门开门,逢墙穿墙,往着另一个方向快速逃遁。

  “呼,这种时候,没有非凡之力的呼救可比靠砰砰砰的模拟发音开枪有用多了”克莱恩边感叹,边拿出一瓶安曼达纯露,滴了几滴在身上。

  因为那“恶魔”的原本种族是狗类,所以,他得提防对方的特殊能力里有闻气味追踪这一项!

  就这样一直穿到了另外的十字街口,克莱恩才停顿下来,打量四周。

  眼见这里较为安静,尚未受到什么影响,他忙走到街边,雇佣了一辆出租马车。

  等到马车在深夜里行驶出了很长一段距离,克莱恩才真正松了口气,知道那个“恶魔”不会追赶上来了。

  “万能钥匙”还真是古怪肮然让我迷路迷到了杀人现场,以后使用它,得谨慎谨慎再谨慎那真的是动物变成的“恶魔”它的魔药和配方从哪里来的?它是否还有一个人类同伴?它当初连环杀人案的目标又是怎么挑选的?

  嗯,值得欣慰的是,确定了这一点后,它再想作案就会困难很多,被抓住的概率也会大增

  一个个想法一个个疑惑在克莱恩心中冒出,马车则飞快地奔驰于宽阔无人的道路上,奔驰于一盏盏煤气路灯之间。

  忽然,克莱恩心中一动,脑海内自然钢出了一副画面:

  一根根豌豆藤从天上倒垂而下,交织成茂密的森林之路,马车夫却毫无所觉地驾驭马车,继续行驶于那些绿色植物之上。

  不好!

  克莱恩没有犹豫,猛地扑向车窗,要跳跃到街上。

  砰!车厢震动,他被反弹了回来。

  与此同时,那一根根豌豆藤真的垂了下来!

  克莱恩皱起眉头,试图操纵火焰点燃车厢,可是,他的响指却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这时,四周已变得异常安静,就连马蹄踩踏绿色植物和车轮飞快碾过的声音都消失不见。

  克莱恩竭力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望向窗外,只见马车已沿着豌豆藤交织成的道路行驶到了半空。

  这,这不是贝克兰德他眯了下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停了下来,窗外是豌豆藤在半空连成的吊床般的座椅。

  一双穿着黑色皮靴的脚从那里垂落,一道柔和却不含感情的嗓音传入了克莱恩的耳朵:

  “你刚才在做什么?”

  是博物馆内那个女人疑似高序列强者她好像没认出我,毕竟我之前用阿兹克铜哨做了伪装她应该是听见呼救声才过来查看的克莱恩的思绪在此刻变得异?;钤?。

  他故意吞咽了口唾沫道:

  “我是一名私家侦探,我和很多朋友一块,在调查最近的连环杀人案?!?br />
  “我有件叫做‘万能钥匙’的神奇物品,可以开门穿墙,但会造成迷路?!?br />
  “就是在这样的过程里,我直接撞上了案发现场,因为不是对手,只能边跑边喊救命?!?br />
  我说的每一句都是真话克莱恩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他说完之后,外面短暂没有回应,可他却感觉有一道视线穿透了车厢,穿透了阻碍,直接在审视自己身上携带的物品。

  还好,我保险起见,把阿兹克铜哨和书签都留在了灰雾之上此时此刻,克莱恩是如此地庆幸。

  谨慎和心果然是有用的!

  那无法言喻的分外难熬的沉默后,柔和但不含感情的女声终于开口了:

  “那把钥匙有一定的诅咒,非必须,不要使用?!?br />
  她话音刚落,四周的一切霍然改变,什么豌豆藤,什么森林之路,什么通往半空的途径,全部消失不见,马车依然行驶在大街上,行驶在造型典雅的铁黑色煤气路灯之间。

  克莱恩一直提着心,直到马车抵达东区附近,他付出了8苏勒的车费。

  ——正常情况下,出租马车不会进东区任何街道,因为那很可能被抢劫。

  在黑棕榈街那个一居室内,克莱恩更换好衣物,直接睡下,没试图在凌晨之后返回明斯克街——第12起凶杀案出现,贝克兰德的状况肯定更加紧绷了,外面必然有各种盘查。

  他也没立刻去灰雾之上研究那张“书签”的秘密,表现得就像他刚才对神秘女子描述的那样,只是一个低序聊,有些非凡能力的私家侦探。

  “今晚还真是意外频现,相当刺激啊,我就偷个东西而已嗯,大部分问题得怪‘万能钥匙’”克莱恩自嘲了一句,很快进入了沉眠。

  第二天清晨,他呼吸着呛鼻且刺激喉咙的雾气,慢悠悠回到家里,顺便取了信报箱帜报纸和信件。

  开门之后,他随手摊开报纸一瞧,发现头版头条的标题不出意料:

  “第12起!”

  “恶魔再现,警方宣称已锁定凶手!”

  至于王国博物馆展物被窃之事,只在不显眼的地方,被提了一句,甚至没说被偷的是什么物品。

  与报纸一块送来的没邮票的信则是水费账单,需要克莱恩自己去缴纳,他瞄了一眼,就随手丢到茶几上,自身回到二楼,烧水泡澡。

  等到水雾弥漫于砸,他才抓会,逆走四步,进入灰雾之上。

  坞不变的古老宫殿内,克莱恩坐了下来,拿起了那张描绘有罗塞尔皇帝形象的书签。

  “得到你,真不容易??!”他轻轻摩挲那硬纸表面,无声感叹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