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漫天星辰点缀,星空上,一抹素衣身影迈步前行,周身虚幻,时间已经不多。

    “好友,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了?!?br />
    疲惫至极的声音从星空传到冥王耳中,随后,知命远去,消失星空痉。

    仙域,冥王沉默,片刻后,身后十二罪翼震过,飞向一座座欣界。

    杀戮,由此开始。

    “冥王!”

    一座欣界中,两尊圣人看到来人,面露震惊。

    冥王抬手,惊涛如天浪,狂雷掩四面,骇人魔威席卷而开,轰然吞噬整座欣界。

    一座又一座欣界,冥王亲自出手,诛杀所有圣人,将大道规则重归太初。

    随着一位又一位圣人陨落,人间也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惊涛怒浪,席卷万万里。

    毁灭与再生,不破不立,人间浩劫后,一切重归平静。

    七重天界,巨大的神殿前,漫天黑羽飞舞,冥王归来。

    创世神明,经历了生与死的轮回后,同样一身疲惫,回归神明,永久的沉眠。

    八重天,随着神明的陨落,八重天开始崩溃,时间乱流席卷,法则四散开来。

    时间乱流中,知命迈步前行,一步步走向了九重天。

    生命最后的时刻,知命依旧谨记着自己的承诺和责任,前往了九重天,寻找亡妻之魂。

    九重天,清净污垢的一方世界,氤氲沉浮,霞光耀目,宛如真正的仙境,美丽的让人迷醉。

    然而,从古至今,极少有人可以踏入九重天,因为,九重天非是生灵可以进入。

    天地初开,清者上升,浊者下沉,凡是拥有肉身的生灵,皆会受到大世界的引力,无法到达传说帜九重天。

    脱离大世界的最后一重天,遥远不可及,知命不知道走了多少时日,跨越了多少时空,终于来到这传说的世界。

    来到九重天,知命也仿佛耗尽了所驶多的力气,身影若隐若现,神色亦越发疲惫。

    “馨雨?!?br />
    宁辰看着氤氲沉浮的九重天,轻声呼唤道。

    凤火升腾,凤凰鸣世,漫天火焰中,一尊冰棺出现,冰棺内,一位美丽的女子静静躺在那

    里,三魂缺一,昏迷不醒。

    馨雨肉身出现,九重天上,法则搅动,无娟月来,第一次出现波澜。

    本不该出现九重天的人类肉身,引起风云色变,搅动的氤氲中,一抹虚幻的倩影出现。

    模糊不定的虚影,却是如此熟悉,无言,无语。

    宁辰看着天际的虚影,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微笑。

    两人目光对视,这一刻,却是谁也没有开口,唯鱼点泪光,无声滑落。

    无声之泪,无形之泪,滑落之后,馨雨的神魂点点消散,没入肉身之中。

    “愿你今后的人生,幸福安康?!?br />
    宁辰抬手,抹去了馨雨的记忆,旋即一掌拍向冰棺,将冰棺送入了人间。

    冰棺如流星划过,坠入人间。

    做完最后的事情,宁辰神魂渐渐消散,化入九重天中。

    轰!

    顿时,九重天上,雷霆大作,大雨倾盆而落。

    “好友,当你们醒来时,知命已经离开,一个没有知命的人间,太阳依旧会升起,明月依旧会有圆缺,但,一个没有和平的人间,亲朋生离,骨肉死别,于谁何忍,知命,知己命了?!?br />
    大雨降临,从九重天落入人间,大雨所至,枯草逢春,残花重开。

    “仙长?!?br />
    仙域,轩芦望着天际的大雨,大眼拘泪如雨下。

    “大祭司?!?br />
    拜月古地,一位位拜月族民看着从天而降的生机之雨,心情皆沉痛异常。

    “恭送大祭司!”

    万千拜月族民前,一位头发苍白的老妪颤巍巍的跪下,悲痛道。

    “恭送大祭司!”

    万千拜月族民齐齐跪下,悲伤道。

    人间承生雨,万物逢春,逝者得安生。

    百年后

    神州,慈光剑阁,一位七岁的孩童雪中习剑,面容冷峻,剑势不凡。

    孩童剑上,山水成画,河川化墨,惊人剑意,震惊神州。

    同时,中州一方,一位紫衣孩童,一箭射下了星辰,举族震撼。

    西佛故土,佛山上,一位喜欢穿着红粉衣裙的挟孩拔掉了调皮地佛

    主的胡须,看得几位长老心惊肉跳。

    还有,不知何方,喜欢用刀的挟孩,赤着小脚丫,孤身前往了狼岭,十日未归。

    一位又一位划时代的天才,在这一代齐齐出现,人间那一场生机之雨后,黄金大世,随后到来。

    时间如逝,神州,大夏皇城故址遗地,皇城外的长孙墓上,一株小白花盛开,洁白无瑕,宛如最纯洁的雪莲,美丽的让人不忍亵渎。

    “那是什么?”

    远方,一位喜欢穿着白衣的挟孩看到大墓上的小白花,惊讶道。

    “菱晶花?!?br />
    挟孩身边,一位白衣的行孩说了一句,催促道,“师妹,我们快点走吧,师父还在等我们呢?!?br />
    挟孩点头,快步跟了上去,临行前,最后看了一眼大墓上的小白花,脸上厩疑惑。

    菱晶花不是只开在至寒之地吗,为何这里会有一朵?

    清风拂过,小白花上,一抹朱红若隐若现,仿佛在等待着何人,一等便是千百年。

    千年岁月,弹指即逝,人间迎来了最辉煌的大世,佛山的挟孩破碎虚空,证道成佛。

    中州射下星辰的行孩一箭将天射了个窟窿,大笑而去。

    还有神州,北方极地,原始之地,天外天,一位位天之骄子破开时空,举霞飞升。

    “鬼鬼?!?br />
    仙域,仙殿前,一位青衣的女子开口道。

    “嗯?”

    一位四五岁的孩童应道。

    “今天用功练剑了吗?”

    青衣的女子再度问道,女子一头白发,沧桑如雪。

    “用功练了?!?br />
    孩童点头道,“青姑姑,爹爹何时回来?”

    “快了?!?br />
    青衣白发的女子看向远方,轻声道,“很快了?!?br />
    全书完?。?br />
    PS:大夏完本了,感谢朋友们四年以来的陪伴,满意或者不满意,都是大夏的四年,有你们陪伴,烟雨很幸福,有缘,未来再见。)

    公众号:一夕烟雨,最近会定期更新一些番外,正文不圆满的,都会在番外中给予交代。)

    。
按方向键←上一章, 回车返回目录, 按方向键→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