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乎湿乎!我打死他了!”

  语音里,御坂琴美得意洋洋地说着,她昂首挺胸,一副快来夸我的表情。

  刘子浪却是嘴角一阵抽搐,最终化作心中一声无奈的叹息...

  罢了b也算是完成了上场比赛的承诺吧,让你最终死在了枪下...

  接下来趁着Karl那边还没被扶起,刘子浪迅速切成M16,带着斗志昂扬地御坂琴美发动了一波死亡冲锋!

  “噢!Vic这边打得很主动{们疡了冲脸!”

  “双方遭遇了,这是一波几乎脸贴脸的正面刚枪!”

  “Menhera酱倒了,她冲得太快了!”

  “不过Vic这个后手打得很完美,一个,两个/亮!Vic完成了一波双杀!”

  在台上三人语速极快的一波实时解说声中,双方的这波突击战也很快落下峄。

  MT御坂琴美在前方一个嘲讽拉住两个精英怪,Dps刘子浪趁机一波极限输出,最后虽然T倒地了,但好在还能扶。

  打掉了这两人后,此时他们都已经在安全区里,看着隔壁不远处的小楼那边还没动静,刘子浪赶紧封烟扶起了“眼泪汪汪”的御坂琴美。

  与此同时,四周的毒日于和安全区重合,下一个圈刷新了。

  看到这个圈后,烟雾中的刘子浪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这个圈刷得倒是没有太过天谴,只是将地图上的大孝电厂和包括了进去。

  而他们这边距离孝电厂很近,往前挪一下就可以进圈。

  主持解说台上。

  “这个刃点意思啊,居然刚好把大小两个发电厂给包进去了,这就是相当让大家来下注啊?!?br />
  “呵呵,我也有同样的感觉,押大押小,买定离手,这就是一种赌博?!?br />
  “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安全区里还剩下二十九个队伍五十个人,相比于平时的比赛,在第四圈刷出的时候还能有那么多人,说明这场比赛圈虽然天谴,但节奏并没有我们预计中的那么快?!?br />
  “嗯,不过等到下波毒开始收缩的时候,各个队友就没有什么避战的可能了,前两个甚至是第三个圈可以苟,但是到了第四个圈往后,就是不断的碰撞和摩擦了?!?br />
  “没错,而在这不断的碰撞中也是一种实力的对决,只有赢了的人才能活下去,输了的就只能倒下了?!?br />
  “我们来看一下圈里的情况,目前大小电厂都被人占点了,不过在双排赛中一个双人队显然是无法守浊么大的地方,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其他队伍将会源源不断地拥入这两个点?!?br />
  解说分析着场上的局势,刘子浪这边已经将御坂琴美给拉了起来,他先是看了眼安全区,心中快做出了疡。

  “湿乎湿乎,我们押大押???”御坂琴美忽然兴冲冲地问道。

  “我们都不押?!绷踝永瞬恢每煞?。

  “???”御坂琴美一愣。

  “效僧才做疡题?!绷踝永撕鋈晃⑽⒁恍?,“真正的赢家,从来不是赌徒?!?br />
  “湿乎你说的...”御坂琴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窝不懂...”

  “看到那个点没?”

  刘子浪没有多说什么,他看了眼Karl两人所在的二层小楼,旋即很快打开地图,在孝电厂门口那个二层哨塔位置标记了个点,“等下我数一二三...”

  “?。质??”

  御坂琴美一听顿时有些忐忑地问道,“等下我们一起跑吗湿乎?”

  “当然,为师怎么会抛弃你?”刘子浪反问道。

  “......”御坂琴美小脸顿时一黑。

  湿乎!

  这话你说过很多次了!

  然而即便心有B树,但师命难违。

  不过她这次倒是学聪明了,先偷偷地往前铺了一手烟雾。

  刘子浪倒是没管那么多。

  其实要是真说起来,那个孝电厂门口那个二层哨塔距离他们这边并不算远。

  如果真得想进圈的话,他大可以和御坂琴美一起封烟过去。

  但问题是他已经知道隔壁那栋楼里有Karl这样的对手,如果放任那么大的隐患一直跟在后面的话,迟早是得出事的。

  所以这波刘子浪要做的就是放一个人进去占点,而他则是在这边卡死对方。

  到时候即便以一敌二,但刘子浪此时手中的SKS已经换成了金斗焕的Kar98K,他完全有信心架自方。

  最关键的是我圈里有人,你圈里没人,到时毒一收缩,被动的自然还是他们。

  不得不说,刘子浪这波策略十分不错,而且实施得也罕见的成功。

  有刘子浪托着八倍98K在后面架枪,御坂琴美闷着头在烟雾中往前一阵狂喷,竟是一枪没中就成功进圈了。

  Karl两人一开始还想故技重施,就像是上一个圈在树后那波。

  放走一个,架死一个。

  不过当御坂琴美冲进塔后的瞬间,Karl看了眼地图,心中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

  糟了!

  因为Karl迅速意识到...

  这一波和上一波最大的不同其实不是刘子浪,而是他们自身。

  上一波他们架死刘子浪的前提是对方在圈外,他们在圈里。然而此时此刻,他们和刘子浪却是全都在圈外。

  那么也就是说,他们在架死刘子浪的同时,刘子浪这边也架死了他们。

  关键是对方有一个队友已经进圈占点拉开了枪线,到时候下一波毒开始收缩,场上的双方的优劣势一目了然。

  此时距离下一波的收缩还剩下一分钟出头,这波毒将会比上一波的更快更疼,而蹿毒边的他们更是首当其冲。

  意识到这一点后,小楼里的Karl顿时决定不然坐以待毙。

  “走!”

  两人对视了一眼,迅速从二楼侧面的窗口跳了下来,下一刻,他们同样开始封烟朝着前方摸去。

  砰!

  此时双方的距离很近,玻璃碎裂的声音刚一响起,刘子浪便立刻察觉到了。

  “反应挺快的嘛?!?br />
  他挑了挑眉,嘴角翘起一丝笑意,语速很快地说道,“对面两个人过去了,你那边能打到吗?”

  “可以可以??!”御坂琴美赶紧回答道,随后她又有些为难,“可他们进烟了,我看不到他们??!”

  “没事,你朝着烟雾乱扫就行?!绷踝永肆⒖淘谟镆糁泄睦?。

  “相信自己,没区别的?!?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