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房子之后,众人都呆住了。

  金轲的心却是莫名地痛了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

  白色的房子里,完全是金轲家里的布局。

  就是当初云丰市家里的布局。

  雪儿在她的婴儿床里,但她显然还是一岁几个月时的样子,正双手扶着床栏,怕怕地看着走进来的众人。

  当金轲进到房间里的时候,雪儿立刻从众人之中认出了他,用稚气的声音喊了一声‘粑粑’,并向他伸出手来。

  金轲并没有立刻走过去。

  雪儿有些委屈起来,又向金轲身边的洛叶看了一眼,原本露出笑容的脸也变得象是要哭起来。

  洛叶站在金轲身边没动。

  “雪儿!”刘胸却是大步走了过去,把雪儿从婴儿床上抱了起来。

  “雪儿你怎么在这里?”张萌迪和鄙也凑了过去。

  “这里面的一切是怎么回事?”柳乾向身边的吕阳问了一声。

  “这还用说?这婴儿就是光脑化身!杀了她就可以终结这个非稳固态蓄宙了!”柳慧替吕阳回答了柳乾。

  “确实如此?!甭姥舻懔说阃?,赞同了柳慧的说法。

  “假扮成一个婴儿,想让我们放过她_!不过我们不会上她的当;起动手!杀了她!”柳慧冷哼了一声。

  “金导?”刘胸把雪儿抱到了金轲的身边。

  雪儿向金轲伸出了双臂。

  金轲犹豫了片刻,还是把雪儿接了过来。

  “她……是真的雪儿吗?”洛叶在旁边嘀咕了一句。

  金轲抱过雪儿之后,雪儿却是把兄向金轲面前伸了过来,然后展开了兄。

  雪儿的兄上,出现了一枚晶莹剔透的金色晶体。

  金轲触碰了那金色晶体,他视野中弹出了一行提示。

  “你漫长的人生中,被遗忘的最珍贵的记忆?!?br />
  金轲确认了恢复记忆,金色晶体化为一道金光融进了金轲的身体之中。

  伴随着这些记忆的恢复,金轲看向怀中雪儿的神情,也由一开始的警惕变得柔和起来。

  他可以确信,她就是雪儿。

  “该动手了!杀了她U结这一切!”柳慧看到这一幕感觉着有些不太对,于是向身边的众人喊了一声。

  “她是金导的女儿,该怎么做,应该由金导来决定,而且,金导是神域杏的队长,这次的行动也由他来负责?!绷跣乩乖诹私痖鹕砬?。

  “队长,你应该很清楚,她不是你的女儿?!绷吖聪蚪痖鹚盗艘簧?。

  “她是个骗子,趁我们失去记忆之时,骗了我们所有人,她必须死?!甭姥粢沧吡斯?。

  “我同意他们的意见,让这一切终结了吧!”一位金轲不认识的名叫杨彬的强者走了过来,赞同了柳乾、吕阳等人的提议。

  “这么残忍的事情,千万别让我出手?!逼氩├吡似敫?,站到墙边看着这里的一切,不想插手的样子。

  “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她是不是该死,是队长的家事,听队长怎么说吧?!泵橡Ц缸幼吡斯?,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还是听听队长怎么说吧?!背峦吡斯?。

  “这事儿呢,我觉得吧,可以投票决定,在躇有人一人一票,来决定她的生死?!蓖羟樟斯?,提出了一个建议。

  金轲一直没吱声,只是迸雪儿静静地坐在那里,就象当初第一次迸她时那样。

  其他人一番讨论之后,决而行投票来决定是否杀死光脑化身,终结这一切。

  “这样吧,为了公平起见,同意杀死她的请举手,不举手的视为不同意?!蓖羟灯鹆送镀钡墓嬖?。

  “这样不好,不举手的也可能是弃权的,弃权的不能视为不同意?!绷厶岢隽朔炊砸饧?。

  “弃权自然表示不想杀她,视为不同意没什么不妥?!泵橡Х床盗肆?。

  “你不用担心,在场的神域使者必须要杀死光脑化身才能从这个非稳固态蓄宙中逃离,恢复原本的神力,完成和神域的约定,获得长生不老的机会。想要投票过半是很轻松的事情?!甭姥粜判暮茏愕谋砬?。

  “不用举手,同意杀死她的,站到我这边来,不同意杀死她的,站她身边去?!绷鬯党隽怂姆桨?。

  最终众人同意了柳慧的方案。

  ……

  投票开始了。

  现郴共有二十一人。

  孟皈父子、陈威、刘胸、张萌迪、鄙站在金轲身边。

  齐博父子站在远处没动。

  和柳慧在一起的一共有十一人。

  洛叶犹豫了片刻,也走去了柳慧那边。

  “你……”金轲看向洛叶的眼神冷了下来。

  “抱歉,我必须履行和神域的约定?!甭逡痘亓私痖鹨痪?,没敢看他的眼睛。

  “结果出来了,光脑化身必须死S长,是你动手,还是我们动手?”柳慧很得意地向金轲问了一声。

  “我是雪儿的爸爸,想杀她,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吧?!苯痖鸬鼗亓肆奂妇?。

  “她不是你女儿,她从一开始就是神域的入侵者,她看中了你的能力,想要利用你从内部摧毁神域,所以才潜伏在你身边多年,你不可能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吧?”柳慧向金轲质问了起来。

  “队长,她说的很有道理,而且,这个非稳定态蓄宙就算要崩溃,也会再延续至少几百万年时间,黑暗已经入侵了里世界,蓄宙的环境会变得越来越恶劣。我们不可能在这里继续呆上几百万年,只有杀了她、摧毁了这个非稳固态蓄宙,我们才能回到大宇宙,回到神域之中,完全转化为能族,接替衰老的能族掌管整个宇宙?!甭姥粢踩八盗私痖鸺妇?。

  “想一想,你身为神域的最强者,完成任务就可以获得一百多亿年的寿命,成为能族一样的存在,但留下来,最终只会和这个非稳固态蓄宙一起衰亡,根本就毫无意义?!绷踩八盗私痖鸺妇?。

  “她是一个光脑化身,光脑可以无限复制自己,几乎有着无穷无尽的化身,杀死她并不意味着什么,对你来说,她只是你记忆里的一段数据而已,而且她确实就只是一段数据,你为了她而死,根本就毫无意义?!毖畋蛞踩八盗私痖鸺妇?。

  “他们说的有道理,本来这事儿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我觉得吧,光脑化身有无数个,也不在乎多这一个,你失去了成为能族的机会很有些可惜?!北梢踩八灯鸾痖鹄?。

  “我站你这边是因为我们之间的交情,但说起来这交情对我们漫长的生命来说,其实很浅薄,从大局来说,我还是希望你听从大家的意见?!背峦踩八盗私痖鸺妇?。

  “兄弟,别意气用事?!泵橡Ц缸右踩傲私痖鸺妇?,很显然他们并不是真心想站金轲一边。

  “我不管师父做出什么决定,我都和师父站在一起!”张萌迪表了态。

  “萌迪,别犯傻,你只是个看热闹的,这事儿和你没关系?!绷蛘琶鹊纤盗艘簧?。

  “萌迪,你只是个打酱油的,站一边去?!蓖羟菜盗苏琶鹊霞妇?。

  “雪儿不是一段数据,她早就有了自己独特的记忆和感情,金导……队长从来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他做出这个决定,一定有他的理由?!绷跣乜丝?。

  ……

  柳慧带着的一帮人坚决要杀死雪儿,逃离非稳固态蓄宙。

  金轲明确表示,想杀死雪儿,只能从他的尸体上踏过。

  双方矛盾无法调和,只能一战决胜负了。

  因为在场的全都是身体大部分能量化的神域使者、或能族分身,所以,战斗形式很简单。

  没有什么华丽的招式,没有什么毁天灭地的异能,就是能量对轰。

  用攻击性的能量轰击对方,直到对方能量耗尽,被轰到神魂俱灭。

  ……

  一踌战随即展开。

  雪儿被交到了刘胸的手中。

  金轲独战群雄。

  在大战开始之后,金轲却是没有攻击别人,而是硬顶着其他人的攻击,集中力量轰击着洛叶。

  “为什么一直打我?”洛叶实力不如金轲,被打得狼狈不堪。

  “其他人是为自己生存而战,就算他们杀死我我也不怪他们,理念不同而已!但你,身为雪儿的母亲、我的妻子,却在这个时候背叛我们这种人,天地不容!”金轲大骂着并继续轰击着洛叶。

  “是吗?从一开始,我就是和神域签约然后被安排到你身边去的。雪儿,也是光脑化身伪装之后隐藏在你身边的,我想把你拉入神域阵营,她想把你拉入光脑阵营,我和她有什么区别?我在你身边的时间比她更多、更长,为什么你可以为了她而不顾我的生死?难道女儿就比母亲更重要?”洛叶很委屈地辩驳着。

  “你既然疡了背叛,就不要说那么多理由,也不要怪我手下无情!”金轲继续猛轰着洛叶。

  “我说,别人的家庭矛盾,你们其他人能不能不要插手?”齐博在旁边大声喊着。

  “你们都看到了,他公然家暴们怎么能袖手旁观?”洛叶不停地在其他人身后躲藏着,让他们帮她顶尊轲的轰击。

  “家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b事儿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柳慧找出很正当的理由继续轰击着金轲。

  吕阳、柳乾等人也认同了家暴的说法,给自己找到了正义的理由,于是以伸张正义为名,继续大力轰击着金轲。

  金轲九魂之体,一人集合九人的力量,神域使者能量合并的效果并非一加八等于九这么简单,让他的综合实力远超过了正在猛轰他的十二人。

  “我们这样打下去必输无疑!必须要集合能量才行!”杨彬大喊了一声。

  “所有人把能量都集合到民工身上{是神域第一代实验品,实力是我们所有人之中最强的!”柳慧向众人大喊了一声,所有人之中,她是最了解吕阳的。

  在柳慧的安排下,十二人的阵营其他人一个一个把能量集合到了吕阳的身上,集中成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十二神域使者合能,瞬间压住了金轲的九魂之力。

  “你杀我???你有本事杀死我???”洛叶和其他人合能之后,不用担心再被金轲独殴,显得很是得意。

  金轲脸色变得很难看,看得出来他对洛叶的背叛很是生气,但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可能杀死洛叶了,除非他能把对面十二人全部杀死。

  形势在一瞬间被逆转。

  原本咄咄逼人大杀四方的金轲,被十二人合能之后的围攻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师父我来了!”张萌迪突然冲了过去。

  “别??!萌迪,你只是个打酱油的!”正在猛轰金轲的汪谦向张萌迪喊了一声。

  “萌迪,我们看看热闹就好!”鄙也向张萌迪喊了一声。

  “不行??!我不能看着师父一个人被他们这么多人欺负!”张萌迪突然把自身的能量合并到了金轲的能量之中。

  金轲的能量顿时暴涨,加上张萌迪的能量之后,硬生生把劣势扳成了均势!

  “喂G边看热闹的!赶紧过来!如果我们输了,你们也会被困在这非稳固态蓄宙里再也出不去Z暗入侵之后的几十万年时间里,你们将生不如死T面那两个犯傻,你们别跟着犯傻??!”柳慧向看旁边几个酱油党大喊了起来。

  “这位兄弟,对不住了,我不想一直被困在这里?!逼氩┫蚪痖鹚盗艘簧?,然后拉着他儿子齐格加入了柳慧的阵营,把能量集中给了吕阳。

  “队长,好兄弟,收手还来得及,和我们一起离开这即将灭亡的非稳固态蓄宙吧,不然的话,我们也只能与你为敌了?!泵橡в行┪弈蔚叵蚪痖鹛崃顺隼?。

  “想杀雪儿的人,都是我的敌人!别废话了,想杀她,那就踏过我的尸体吧!”金轲冷冷地回答了孟皈。

  孟皈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什么了。

  有了齐博父子的加入,场上的均势再一次被打破,金轲和张萌迪联盟逐渐落入下风。

  “唉呀b种时候,我不出手是不行了!”鄙抓了抓自己的长发,冲过来加入了金轲和张萌迪的阵营。

  “患难才能见真情?。Ω?,我们两个这时候还在挺你,感不感动???”张萌迪向金轲问了一声。

  “不敢动?!苯痖鸹卮鹆苏琶鹊?。

  “为什么?”张萌迪很郁闷。

  “形势太严峻了,敢动就输了,所以不敢动?!苯痖鹚浪赖囟プ哦苑降哪芰渴涑?,遗牙回答了张萌迪。

  鄙加入之后,场上的局势再度被扳成了均势,照这种趋势下去,这绸仗一时半会儿是分不出胜负了。

  “那几个还在看热闹的!赶紧过来!别以为你们不出手事情就能解决们再不出手,以后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了!”柳慧向陈威、孟皈等人大喊着。

  终于,陈威和孟皈也扛不坠力,向金轲说了声抱歉之后,加入了柳慧和吕阳的阵营。

  毕竟他们和金轲也只是很短暂的交情,相比起神域的约定以及成为长生不死的能族前景来说,这种短暂的交情还不足以让他们为金轲而战。

  最后,看热闹的地方,就只剩下孟皈的儿子孟林了。

  “他们都参战了,你怎么不去帮你父亲?”刘胸向孟林问了一声。

  “既然都参战了,我去不去已经没有了意义,何必多此一举?而且,我的实力是所有人之中最弱的?!泵狭忠×艘?。

  有了陈威和孟皈两位超级强者的加入,场上的均势再一次被打破。

  “师父8不住了!”张萌迪向金轲大喊了一声。

  “你们两个撤吧,没必要陪着我死?!苯痖鸹卮鹆苏琶鹊?。

  “可是我不想雪儿没有爸爸??!”张萌迪继续大喊着。

  “现在这种情况,你们撤不撤都改变不了战局,陪着我死毫无意义?!苯痖鸩胰灰恍?。神域使者合能之后,想要分开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行,他反正是死定了,没必要拖她们两个下水。

  “你没必要死撑的!我和你这么多年夫妻,我知道你就是死要面子!打不赢认输就行了b里所有人都很通情达理,只要你认输,没有人会为难你的E手吧!”洛叶向金轲喊了几声。

  “你老婆说得对E手吧!别这么倔!”吕阳也劝了金轲几句。

  “是的,这种情况下认输不丢脸的!”柳乾也劝说了金轲几句。

  “我们都承认你是最强的了,你不用向我们证明什么?!背峦踩傲私痖鸺妇?。

  “只要你认输,我们都不会为难你?!绷垡部丝?。

  “认输?放手?任由你们杀了雪儿?休想!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金轲冷哼了一声。

  “师父,我好感动??!”张萌迪抹了抹眼泪。

  “我不敢动?!北梢×艘?。

  谁也无法说服谁,战斗只能继续。

  ……

  几天几夜之后,金轲九魂已伤八魂,最后一丝残魂苦苦支撑。

  眼看败局已定,张萌迪和鄙只能撤退重新成为了酱油党。

  “放手吧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你已经做到你能为她做的一切了,没有人会怪你的?!甭逡都绦嗫喟白沤痖?。

  “身为一个男人,一个父亲,我敬佩你。但现在我们是敌人,我无法对你手下留情?!?br />
  “再打下去,你就要魂消魄散了可要想清楚了本来可以成为一名最强大的神域使者,一位最强大的、新生的能族首领可以拥有整个宇宙、号令天下无人不服!但你却想要放弃这一切5得吗?”吕阳也劝说着金轲。

  “就是且你自己也明白,你所谓的女儿,只是一个潜伏在你身边多年,试图拉你去另外一个阵营的入侵者而已5起来她骗你最深!伤你最深为什么会如此执迷不悟?真的让人很难理解!”柳慧也劝说着金轲。

  金轲一言不发,就算油尽灯枯,也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我们该说的全都说了!该劝的也全都劝了{不听是他的事情!大家加把劲,再有半个斜就可以杀死他了!”柳慧鼓动着士气。

  “好吧B已至此,我们只能成全他了!”吕阳也向众人大喊了一声。

  “打BOSS分宝箱啦!”还有人胡言乱语。

  原本有些散漫下来的能量,此时突然汹涌了起来,很显然在躇有人都知道金轲心意已决,没有人能说服他,现在只能成全他了。

  执著而愚昧的父爱。

  “我以前听人说,父爱如山,我以为指的是儿女有事的时候,只有母亲着急,父亲只是象一座山一样站在旁边不动如山。现在才知道,这世上,真有象山一样的男人,对女儿来说象山一样的父亲?!闭琶鹊夏ㄗ叛劾?。

  “他们杀了他之后,你怎么办?继续迸雪儿站在这里吗?”鄙向身边迸雪儿的刘胸问了一声。

  “只能继续迸雪儿站在这里了??!”刘胸笑了笑。

  “你也想跟他们父女俩一起去吗?你又不是雪儿的妈妈?!北捎行┎唤?。

  “别把我说得这么伟大,他们不会杀我,我只是为金导站好最后一班岗?!绷跣乜戳丝椿忱锏难┒?。

  “看看你!生命最后时刻,只剩孤家寡人一个的坚持有意义吗?这么多年了,你能不能改一改你的倔脾气?到死还这样子让人失望!”洛叶继续数落着金轲,眼中却是涌出泪来。

  金轲面无表情,默然不语。

  “你不说话就有理了?你就只会冷暴力M你夫妻了这么多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时候心里在想什么?你这个大男子主义!每次争吵都让我认错!我有什么错?虽然我潜伏在你身边别有目的,但这么多年的夫妻是真的?。谀阈睦?,我真的就不如雪儿重要吗?”洛叶继续数落着金轲,发泄着内心的委屈。

  金轲继续一声不吭。

  “很多年前,你曾经对我说过,想要再看我跳一次桃花落?!?br />
  “我一直没有答应?!?br />
  “今天,生命的最后时刻,我跳给你看吧?!?br />
  洛叶说着走出了人群,在空地瘁舞了起来。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br />
  “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绣幕围香风?!?br />
  “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br />
  “……”

  看着洛叶的舞姿,金轲的思绪也回到了这一世他和洛叶高中入学的时候。

  这舞极美,美到金轲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女生。

  此时再演绎出来,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凄美。

  不仅是金轲,在场的其他男人眼睛也都直了。

  他们漫长的人生之中,一个个都阅女无数,但如此美丽的女子、如此美丽的舞姿,还是人生第一次见。

  神域派来蛊惑金轲的美女,果然不是凡品。

  “……”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br />
  “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洛叶一曲舞毕,神情哀哀地看向了金轲。

  泪痕未干,乱落如红雨。

  “不好!上当了!”柳慧大喊了一声,连忙想要从吕阳的合能中脱离出来。

  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神域使者之间这种能级的合能,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正常脱离。

  “你疯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真是一对让人无法理喻的夫妻!”

  “我们所有人都被骗了!”

  “一家职业骗子S然从一开始就设下这个圈套!”

  其他强者纷纷大惊失色,乱成了一团。

  他们都感受到了洛叶体内那无比汹涌的能量。

  她启动了自爆!

  合能之后,一旦她自爆,他们这些人没有一个人能幸免+全部连锁自爆!

  但是,这一切已经无法逆转!

  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引爆,却什么也做不了。

  “天哪!”张萌迪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洛船长,这是为什么?我都有些看不懂了?!北梢涣炽卤频谋砬?。

  “我就知道,这世上,最伟大的,永远是母爱?!绷跣氐睦崴温湓诹搜┒牧车岸?。

  轰然一声爆响。

  极白的空间里发生了一场规??涨暗哪鼙?。

  然后,只剩下了一片白茫茫。

  (全文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记。

  “报告船长,蓄宙正在稳定下来,预计七百九十三万年之后从大宇宙中脱离出来,形成一个新的位面?!北刹榭醋殴鄄庵甘?,向身边的众人说了一声。

  “为什么?”洛叶有些不太懂。

  “蓄宙先前无法稳定下来,就是被困在里面的这些神域使者强大的神魂能量干预造成的,现在所有神域使者的神魂能量都被引爆了,也就无法再干扰到蓄宙进入自发稳定态的过程了?!北纱幼ㄒ敌苑矫娼辛私馐?。

  “但队长没有引爆自己?。褂忻狭??!?br />
  “他们主动放弃了前世记忆,主动放弃了所有在神域里的记忆,主动吻合了非稳固态蓄宙的能量波动,这么做和引爆神魂能量没有什么区别?!北杉绦馐?。

  “早说?。缯饷此滴颐且膊挥谜饷床伊?;剩一丝残魂被灌注到克洛里面!”柳慧一脸的不高兴。

  “早这么说?你们会主动放弃前世记忆吗?会主动放弃所有在神域里的记忆吗?”鄙笑了笑。

  “不会?!甭姥艉芾鲜档鼗卮鹆吮?。

  “这一家人太阴险了!我居然被算计了!”柳慧继续不高兴。

  “银河号里面有无数的克洛,你们强大的残魂可以在每一具躯体衰老之后转移到新的躯体之中,也同样是长生不死,就不用对这件事这么介意了吧?”鄙劝说了柳慧几句。

  “可我们是可以成为能族的\族b些可怜的克隆人能比吗?”柳慧歇斯底里。

  “别这样了,能活着已经不错了,成王败寇,队长也算对得起我们了?!甭姥羧傲肆奂妇?。

  ……

  ……

  ……

  ……

  ……

  ……

  ……

  银河号深处。

  无比安静,只偶尔传出仪器细微的嘀嘀声。

  一个冬眠舱的舱盖突然打开了。

  一个人从里面坐了起来,猛吸了几口气,然后大声咳嗽了起来。

  这个人走出了冬眠舱。

  他很困惑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恢复对四肢的控制之后,他开始了探索。

  某一天,他进入了一个舱室。

  舱室里靠墙竖着九根圆柱形的玻璃柜。

  他凑近了其中一个玻璃柜。

  圆柱形的玻璃柜,里面充满了某种液体,外面则连接着一些精密的电子仪器。

  液体里浸泡着的,则是从人的头颅和脊椎里面剥离出来的大脑和脊神经。

  大脑上面有很多细如发丝般的线缆,连接着外面的电子仪器设备。

  推开舱室的后舱门,他进入了一个更大的舱室。

  他看到了无边无际的玻璃柜。

  旁边的监测设备显示,玻璃柜的数量,有七十三亿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