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山规、水有水矩,海上行船如路上走车,都有规矩。

  按照传统,船行海上,一方要邀请另一方做什么事,如果双方是平等身份,那应该由船老大来说话,如果双方身份不平等,那高等级一方的船上可以安排大副、二副或者轮机长来发声。

  结果这次龙少英一方仅仅安排了个水手跟他们打招呼,这于情于理是说不过去的,在敖沐东一行人看来,龙少英是在蔑视他们的龙头。

  龙头村的渔民们称呼敖沐阳为龙头,那是真心实意承认他的地位,在他们眼里这就是自家的带头大哥,侮辱带头大哥比侮辱他们自己还要不能忍受。

  看着满脸愤怒的几个人,敖沐阳倒是心情放松,他下压双手说道:“先别生气,这不是什么大事,人家不是咱们红洋人,或许是传统不一样?!?br />
  “吃水上饭的都是一个祖师爷,规矩大差不差。即使传统不一样,他龙少英不知道礼貌吗?孙北龙那怂都知道亲自上门来拜访你,他龙少英还比不上个流氓混子?”敖沐东忿忿的说道。

  “就是啊龙头,这个龙少英什么来路?他把自己当龙王爷啦?在海上对咱们胡三喝四,真是没有规矩!”

  一脸懵逼的鹿无遗这时候反应过来,他问道:“那个句章犊子侮辱我姐夫了?”

  “非常严重的侮辱!”

  鹿无遗一跳而起,他挽着袖子吼道:“我都舍不得侮辱我姐夫,他算个老几敢侮辱我姐夫?我姐夫只能由我姐来侮辱!”

  敖沐阳拉道:“行了,都是一个队伍的,他们不讲礼貌,咱们不能没有礼节♀样我先去看看吧,如果他们想耍幺蛾子,那咱们到时候就给他们点颜色瞧瞧?!?br />
  他用自己的威信压制住了手下的愤怒,然后示意敖文昌带人去放下小船。

  其他人站在船舷看他上小船,敖沐阳下船之前挥手道:“都回去吃饭吧,别在这里跟棍子似的杵着?!?br />
  敖沐东厉声道:“龙头你去,你不回来我们不吃饭。要是有什么事你就吱一声,咱弟兄都在这候着呢!”

  敖沐阳心里一暖,道:“我都说了大家伙是一个队伍的同胞,没必要这么想,去吃饭吧?!?br />
  敖沐东脸色稍缓,然后他想了想说道:“龙头你去吧,我们在这里等你?!?br />
  敖沐阳道:“等什么等?我又不是去吃项羽的鸿门宴,还用你们等着?”

  敖沐东道:“主要是你不回来我们这些人不会做饭,我们等着你回来做饭?!?br />
  敖沐阳险些没给他一脚。

  龙少英的船是最大一艘,这渔船痛在海面上,好像是一片村里的房子,渔船不算高大,但绵延修长且宽阔。

  这艘船的颜色跟大多数渔船不一样,它外表涂着一层青色的漆,行驶在海上的时候如同一条超级大青鱼,而它的船名跟形象也颇有映衬之处,叫做‘蓝洋青云号’。

  敖沐阳爬着悬梯上船,到头的时候一条粗壮的胳膊伸下来把他给拉了上去。

  这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谁:“老杨,你也来了?”

  杨树勇豪爽的笑道:“船老大们都来了,我过来接你?!?br />
  趁着没人注意,他又低声说道:“你走慢点,有几句话我跟你说说?!?br />
  敖沐阳点头,杨树勇这人外粗内细,他这次来接自己肯定不是单纯要拉自己一把。

  他放慢脚步,杨树勇继续压低声音说道:“我以为你今天不会过来,没想到你改了性子?!?br />
  敖沐阳性子才没改,只是上午那会他跟戴宗喜交流,戴宗喜认为他是个暴脾气,他决定用事实证明局长大人的芋多不靠谱。

  “这次你是跟我倒霉了,玛德,我的船叫屠土龙号,这龙少英竟然姓龙,这样我就得罪他了。而咱们出自一个地方,你算是恨屋及乌了?!?br />
  “还有,你加入船队是戴局临时塞进来的,本来我们已经出发了,为了等你,船队不得不降速?!?br />
  “另外,咳咳,不知道是戴局大大的夸赞了你还是怎么回事,反正这帮人起了逆反心理,他们觉得你是太子党之类的”

  听到这里,老敖顿时乐了:“太子党?我哪里像是太子党?”

  杨树勇斜睨他道:“怎么感觉你这话说的鱼沾沾自喜?”

  “废话,老子都被人当做太子爷了,这能不高兴吗?老子都没被人当成过富二代,结果如今是太子党,太子党??!”老敖忍不住感叹起来。

  杨树勇:( ̄ ̄;)

  经过他的解释,敖沐阳对龙少英心存的芥蒂少了一些,对方也算是有理由讨厌自己了。

  不过龙少英确实做的有些过分,他不光没有亲自邀请敖沐阳上船,而且还没有出来迎接他,一直待在驾驶舱里跟其他几位船长聊天。

  老敖决定表现的温润如玉一点,太子党嘛,高素质嘛。

  他进入船舱矜持的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站在一旁,他给自己的评价就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蓝洋青云号是大船,驾驶舱也很宽阔,甚至放得下一张茶几,龙少英一行人就围在这茶几周围喝茶。

  看到敖沐阳后,坐在那里的几条汉子中有人大咧咧的斜睨他发话:“这位就是敖沐阳船长?”

  敖沐阳继续微笑,然后扫了扫汉子中比较眼熟的两个。

  那两人都来自红洋,对敖沐阳的威名一清二楚,被他扫视之后,两人就跟被铁刷子给刷过了,顿时坐立不安。

  一个满脸精悍的中年人站了起来,见此那两个红洋船长赶紧也跟着站起来,一起对敖沐阳点头哈腰:

  “敖队长过来了?!?br />
  “敖村长你好,久仰久仰?!?br />
  两人表现出来的谄媚是不穿内裤的赤裸,简直是把讨好挂在了脸上,这让满脸精悍的中年人有些诧异,他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敖沐阳,脸上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敖船长,我是龙少英,很荣幸认识你啊?!?br />
  敖沐阳暗地里撇撇嘴,这人品性不行,电话里可是一直用敬称‘您’来称呼自己,结果到了当面改成‘你’了,这鱼前恭后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