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世界,不周山下!

  不周山下日月城,为麒麟族的都城,从十二万年前开始,麒麟王一统麒麟族,这里就是天下中心。

  日月城,宫殿无数,守卫森严,无数麒麟族居住,听候麒麟王的号令。

  在日月城有两座最出名的大殿。

  一个为日月殿,谁也无辐入的大殿,包括麒麟王,也被其外部护罩挡住了。

  另一个,叫着‘地王殿’!

  地王殿为麒麟王的居所,也是日月城中最坞的大殿。

  地王殿四周,原本守卫众多,但,今日却极为空旷,并且,地王殿大门关合。内部发出阵阵轰鸣之声,却谁也不知道,此刻的麒麟王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

  大殿之中,踏着十几个麒麟,催动法力,面露冰冷的看着中心漆黑的墨玉麒麟王。

  麒麟王四周有着大量的拂尘丝,穿透了麒麟王的身体,将麒麟王揽之中,四周的普通麒麟,一起催动拂尘丝,让中心的麒麟王动惮不得。

  “吼们这醒徒,本王对你们如此信赖,你们却敢背叛我?”麒麟王吼叫着。

  “不用讽刺他们了,他们是不会被你说动的!”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大殿正北响起。

  麒麟王艰难的扭头望去。却看到一个黑袍老者,就是用手中的拂尘,将麒麟王揽住的,四周麒麟只是协助这个拂尘罢了。

  “你是,鸿钧?”麒麟王陡然瞳孔一缩。

  “鸿钧?呵,麒麟王,你果然也是从外面进来的,想不到,早早在此,一统了陆地!”黑袍老者眯眼道。

  “不对,我见过鸿钧,你不是鸿钧!”麒麟王再度瞳孔一缩。

  “哦?”黑袍大祭司眯眼道。

  “你是谁?为什么长得和鸿钧一模一样!”麒麟王瞪眼道。

  “看来,你果然没有出去过2对,守着麒麟族的传承,你怎么舍得自废修为,中途离开?”大祭司冷笑道。

  “你是谁?他们怎么可能被你收买?他们可是我一手栽培的!”麒麟王瞪眼看着十几头麒麟。

  众麒麟此刻面露冰冷,根本没有一丝效忠麒麟王的心思。

  “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麒麟!”大祭司冷笑道。

  “什么?不可能!”麒麟王露出惊讶之色。

  “没什么不可能的!”

  “那他们是谁?”麒麟王依旧不信。

  “你很快就知道了!”大祭司笑道。

  “很快就知道了?哼,装神弄鬼,你到底是什么人?和鸿钧有什么关系?你以为这样就能馈我了?”麒麟王强烈的扭动身体。

  “鸿钧有一个神通,叫着‘剥夺’I惜,鸿钧在将我分离的时候,他的神通有了破绽,‘剥夺’的前提,是能将对方‘束缚’缚住了对手,才好剥夺对方的能力。剥夺神通,我分离出来后,带出了‘束缚’他只剩下‘剥夺’环节!没有我的‘束缚’之能,他神通也施展艰难,你知道‘束缚’吗?”大祭司笑道。

  “你说什么?”麒麟王瞪眼道。

  “你现在就中了我的‘束缚’部分。只要力量堆积,超过于你,哪怕实力不足,也能将你束缚,你在这三山世界,修炼到了如此修为,但,这里的其它麒麟,和我的力量累积起来,只要超过你,你就只能被我束缚,哪怕我们加一起的实力,都未必是你对手,但,只要力量累积起来超过你,你不心中了我的‘束缚’,只能困入泥潭,不得而出!”大祭司笑道。

  “原来如此?呵,哈哈哈,那又如何?你这束缚神通,困不住我多长时间的,我看这醒徒催动你这拂尘丝,力量在减弱,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出困,更何况,我如今肉身刀枪不入,你们也伤不了我,等我出困,看我将你们这醒徒一一弄死!”麒麟王面露狰狞的吼叫着。

  “我说了,他们并不是你的属下,再说了,我可舍不得让你受伤!”大祭司冷笑道。

  “不让我受伤?什么意思?”麒麟王露出一股不解之色。

  “出来吧!”大祭司淡淡道。

  却看到,从大殿一个角落之处,缓缓走来一条黑狗。

  黑狗行走艰难,显然麒麟王就算被束缚,那惶惶气息,都让黑狗受不了一般。

  “一个黑狗畜生?呵呵,我的气息,都能将其碾碎,你不会想要用黑狗来咬我吧?”麒麟王露出不屑之色。

  “开始吧!”大祭司对着黑狗吩咐道。

  “是!”黑狗口吐人言道。

  黑狗孱弱,麒麟王不解的看向黑狗,真的用黑狗对付我?这人疯了吧!我一个喷嚏,就能将黑狗喷死了啊。

  就看到黑狗忽然死死的盯着麒麟王,那眼神看的麒麟王莫名的一阵心慌,好似感觉到哪里不对。

  “交换!”黑狗一声大喝。

  “嗡!”

  一道黑光直冲麒麟王而去,麒麟王还没理解怎么回事,黑光瞬间冲入麒麟王体内,麒麟王就感觉灵魂一颤,本能的想要抵抗,但,拂尘丝的‘束缚’让麒麟王根本无法反抗。

  “嗡!”

  麒麟王体内一道黑光直冲黑狗而去。

  麒麟王就感觉自己浑身颤抖了一下,忽然间能动了。

  “什么狗屁‘束缚’,哈哈哈,我又能动了,我不管你是不是鸿钧,今天,你们必须全部死~~~~~~~~~~~~!”麒麟王狰狞兴奋中一声大吼。

  可是,麒麟王发出怒吼之际,口中发出的却是‘汪汪’两声。

  汪汪?

  麒麟王一呆,不可思议的捂自己的嘴巴,同时感受到一股来自灵魂的压制一般。

  猛地一抬头,面前出现一头比自己大出无数倍的黑麒麟。那恐怖的灵魂压制,就是它发出的?

  怎么可能,麒麟?这天下,自己这黑麒麟最大啊,怎么有这么大麒麟?而且,这麒麟还被无数拂尘丝缠绕。四周催动拂尘丝的,却是那群自己的下属。

  忽然间,麒麟王好似意识到了什么,自己变成狗了?

  “不,这不可能,一定是做梦,这不可能!”麒麟王惊恐的叫着。

  却是此刻,脑海中忽然多出无数狗妖的记忆一般,滚滚记忆涌入脑海,一瞬之间,麒麟王得到狗妖记忆,知道了一切的真相。

  蛇藤族,交换神通?换取了自己的身体?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黑狗惊叫道。

  但,眼前一幕却告诉黑狗一切都是真的,四周麒麟停止了催动拂尘丝,大祭司也收回了拂尘,那麒麟王之躯,再度恢复了自由。

  只是此刻,麒麟王不再顶撞大祭司,相反,麒麟王之躯化为人形,无比恭敬的拜向了大祭司。

  “大祭司,我们成功了!”麒麟王之躯恭敬道。

  “大祭司,我们成功了!”四周其它麒麟化为人形也激动道。

  黑狗惊骇的看向众麒麟。

  “你们都被交换了,原来,你们都被交换了!”黑狗惊叫道。

  黑狗惊叫中调头想跑。

  “啪!”

  却看到,麒麟王一巴掌拍来。黑狗瞬间被拍的全身散架了一般,瘫软在地。

  “我是黑狗畜生,你的气息就能将我碾碎?啧啧啧啧,你现在倒是来??!”麒麟王冷笑的看着黑狗。

  黑狗瘫软在地,红着眼睛,怨恨的看着麒麟王:“你夺我身体,夺我修为,夺我十二万年打拼下来的天下,你这个妖孽,你这个妖孽!”

  “哈哈哈哈哈,你说的没错,从现在开始,你的麒麟族就是我掌控了,整个天下,我才是王!”麒麟王大笑道。

  “叛徒,你也是叛徒,哈哈哈哈,你本来是跟随那什么蛇藤王杨戬进来的,结果,被这大祭司收服了,叛变成了大祭司的手下,叛徒都不会有好下场的,我今天是被你们坑了,但,很快,杨戬也会来收拾你的,哈哈哈哈哈哈!”黑狗找着脑海中记忆,恨声看向麒麟王。

  原来,大祭司上次抓龙吉失利后,发现了杨戬带队入三山世界的异族,大祭司一番策划,说服了一些杨戬后裔跟随自己。一番布局之下,将麒麟王替换了。

  “你懂个屁,杨戬是我的始祖没错,但,大祭司也是我蛇藤族的起源,我跟随谁不是一样?外面还有一个鸿钧,杨戬是斗不过鸿钧的,这叫识时务者为寇,我也借大祭司之手,夺了如今麒麟王之身,不是吗?”麒麟王冷笑道。

  “你,你!”黑狗怨毒的看向麒麟王。

  “他见过鸿钧?什么情况?”大祭司询问麒麟王。

  麒麟王有黑狗的记忆,回忆了一会道:“大祭司,你别听他瞎说,他是见过鸿钧,但,那时他还弱小,根本没有引起鸿钧注意,只是远远看了一眼罢了{是诈我们的!”

  “到是好胆魄,是个枭雄之姿,难怪能打下如此基业,他叫什么?”大祭司好奇问道。

  “他叫‘哮天’G上古麒麟族尸体残留的麒麟血所化,昔日居茁亮之上,吞食月亮精气修行s因为机缘巧合,得知此地有麒麟族传承,进入此地,一直到今天!”麒麟王解释道。

  “哮天?麒麟王?呵呵,现在,你只是‘哮天犬’了!”大祭司冷笑道。

  “吼!大祭司,就算你们抢了我的身体也没用,你们是不可能得到麒麟族传承的!”哮天犬吼叫道。

  “大祭司,要不,将这哮天犬干掉?在这里乱吠,还真是聒噪!”麒麟王冷笑道。

  大祭司却并没有生气,而是看向哮天犬,露出冷笑道:“你得不到,不代表我得不到,一条黑狗罢了,我就留你看看,我是怎么收辱麟族传承的!”

  “吼!”哮天犬面露狰狞的对着大祭司低吼之中。

  “将他拴在大殿外柱子上!让它闭嘴就好!”大祭司淡淡道。

  “是!”

  就这样,昔日堂堂麒麟王,此刻却被废了修为,折了舌头,只能发出呜呜悲鸣,拴在了殿外的柱子之上,面露怨恨的看着大殿之中。

  “通知天下麒麟族,全部前来日月城觐见同你麒麟王,共破日月殿护罩!”大祭司纷纷道。

  “是!”麒麟王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