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苏韬已经清醒,但艾米莉娅还是习惯性地将苏韬称作“尸体”。

  苏韬并不觉得讨厌,将这个称呼看做是一种“爱称”。

  有些人接受不了别人起诨名或者外号,事实上换位思考,你会莫名其妙地对一个陌生人挂个很难听的名字吗?

  只有当人熟悉了之后,才会给彼此起个外号比如你原来叫做“**”,他非得喊你“涛涛”。你明明好好的活着,她非得喊你“尸体”。

  草原一望无际,尽管看上去没多远,但事实上隔了一千多米远的距离,因此弗兰克和艾米莉娅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苏韬挪到那里。

  至于苏韬也很无奈,他现在是个废人,只能被两人拖来拖去。

  弗兰克的第六感不错,灌木丛虽然面积不大,但足以搭建一两个帐篷,用来遮风挡雨。苏韬进入灌木丛之后,就在四处观察,终于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与艾米莉娅说道:“那边有几株地恩,你过去看一下有没有树脂?!?br />
  “树脂?”艾米莉娅困惑地望着苏韬,她原本以为苏韬会要找草类植物。

  “没错,树脂?!彼砧汉苋险娴厝范ǖ?,“如果能找到树脂的话,我身上的伤势就有救了?!?br />
  艾米莉娅将信将疑在地恩丛里观察了许久,终于在树干上发现了胶状体,她心翼翼地用一根干净的树枝刮出些许,放在树叶上,然后跑到苏韬的身前,问道:“是这个吗?”

  “树脂”呈不规则颗粒性团块,大小不等。大者直径长达六厘米以上;表面黄棕色或红棕色,近半透明部分呈棕黑色,被有黄色粉尘;质地坚脆,破碎面不整齐,无光泽;有特异香气,味苦而微辛。

  苏韬眼中露出喜色,笑道:“太好了,我要找的就是这个,是中药材‘没药’的原材料??梢灾瘟聘髦逐鲅柚椭粗?,如跌打损伤,症见伤处疼痛,伤筋动骨或麻木酸胀,或内伤瘀血,心腹疼痛,肢臂疼痛等症,只可惜很难找到**、丹参、当归,不然可以做成上等的跌打丸,可以增强药效?!?br />
  苏韬跟艾米莉娅说树脂,比较直观一点。虽然量比较少,但天然“没药”的效果很好,对于苏韬现在而言,是最佳的疗伤圣药。

  本草经疏中,对没药的评价很高。

  “没药”味苦平无毒,凡恶疮痔漏,皆因血热瘀滞而成,外受金刃及 杖伤作疮,亦皆血肉受病。

  血肉伤则瘀而发热作痛,此药苦能泄,辛能散,寒能除热。

  艾米莉娅虽然听不懂苏韬的专业术语,但知道苏韬的医术水平很高,既然他觉得有用,那肯定没问题,“我去再采集一点过来?!毖员?,艾米莉娅在地恩丛里又寻觅了一阵,并没有找到多少?!爸荒茉谡饫镎业秸饷炊?,等晚点再到其他地方搜寻≥原这么大,肯定有很多地方生长着地恩?!?br />
  艾米莉娅看上去很用心,没有丝毫作伪,苏韬心中有些感激,“将这些树脂晒干,然后捣成碎末,混合在干净的热水里,然后让我服用。你和弗兰克也受了伤,也可以服用?!?br />
  艾米莉娅轻轻地曳道:“我们两个人都是轻伤,这个药对你而言更加重要,所以还是给你服用吧?!?br />
  苏韬突然沉默,凝视着艾米莉娅。

  艾米莉娅见苏韬盯着自己,面颊有点发热,皱眉道:“怎么,我现在脸上很脏吗?我刚刚还去河边洗了脸?!?br />
  女人爱美爱洁是天性,何况从杏受过良好教育的艾米莉娅?

  苏韬笑道:“我只是觉得你变化挺大的?;蛐砭獯文ツ?,对你而言是一件好事,成功融合了三种人格,成为独一无二的艾米莉娅?!?br />
  艾米莉娅轻哼一声,佯作不屑一顾地说道:“我只是觉得你挺可怜,你可不要多想?我本来就很善良,就算是看到阿猫阿狗摔断腿,我也会心生怜悯?!?br />
  苏韬见艾米莉娅嘴硬,反而觉得她有点可爱,正准备说话,突然胸口觉得闷得慌,喉咙一甜,一大口黑血喷了出来,艾米莉娅没想到苏韬伤情说变就变,眼神慌张地望着苏韬,却又无从下手,不知道如何帮助苏韬。

  苏韬呕血呕了差不多几分钟,血水也由黑色变成了鲜艳的红色。

  艾米莉娅满脸愧疚,暗忖苏韬不会是被自己刚才的话给气吐血了吧?她第一次懊恼自己嘴巴太毒,苏韬是一个病人,自己怎么能用言语恶意攻击他呢?

  苏韬虚弱无比,见艾米莉娅满脸关心,道:“放心吧,我死不了。我一开始吐的是黑血,现在吐的是鲜血,说明肝脏的造血功能已经慢慢恢复正常,这是一件好事?!?br />
  艾米莉娅叹了口气道:“虽然我不懂医学,但我起码的常识还是知道的,一个人吐了好几升血,能没事吗?”

  苏韬心里给艾米莉娅的智商点了个赞,暗忖这落魄的公主越来越难骗了。苏韬挤出笑容道:“赶紧帮我准备药吧,服了药之后,我会慢慢好起来的?!?br />
  等艾米莉娅离开之后,苏韬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难怪有些人会觉得重曹不了泊的折磨,情愿一死了之,那种变本加厉的痛楚,一次又一次地袭来,实在让人难以承受。

  不过,苏韬绝不气馁,相反将这种折磨看成是灵魂的历练。

  他回想过去的一段时光,走得实在太平坦,以至于忘记了曾经童年遭遇过的种种痛苦,现在虽然很难受,但与那些痛苦相比,不值一提。

  苏韬给自己努力打气,你不能倒下,不能死在这里,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你还有很多理想没有完成,你还有必须要?;さ娜?,你身上寄托着无数人的厚望。

  如果你现在倒在这里,很多人会为你心伤,许多人的梦想将会幻灭,而中医的复兴之路再次夭折。至于老龙皇、姬成军、周靖淇,他们这些身患绝症的病人,将失去康复的希望。

  为了自己,为了别人,你一定要咬牙坚持,让自己好起来。

  苏韬陷入浑浑噩噩的状态,大脑陷入混乱,直到艾米莉娅用清脆充满磁性的嗓音唤醒自己,他才徐徐睁开眼睛,艾米莉娅手里拿着那个野牛头做的碗,里面冒着热腾腾的香气,没药也可以作为香料使用。

  艾米莉娅掰开了苏韬干裂的嘴唇,将汤药灌入苏韬的口中,苏韬喝完之后,感觉一股热流在体内流淌,他知道这是药力发作的效果,虽然没那么快,但只要坚持下去,总有慢慢好转的时候。

  弗兰克决定以灌木丛作为临时住处,在他的心中,艾米莉娅是公主这个身份永远没有变,所以弗兰克单独为艾米莉娅搭建了一个帐篷,用来给她单独休息。在没有原始工具的帮助下,搭一座帐篷需要花费很多体力和时间,但弗兰克展现了一名超级保镖的实力。

  他在荒野的生存能力,远远超过了那些拍摄荒野节目的挑战者。

  艾米莉娅一开始拒绝坐单独的帐篷,但拗不过弗兰克的坚持。很多人认为西方人外向主动,但这是片面的,弗兰克是那种固执、内向的典型代表,苏韬看出弗兰克担心什么,男人和女人相处,难免会产生情愫,艾米莉娅容貌出众,但凡是男人很难把控得住。

  弗兰克也算是想要用帐篷这个手段,断了自己心中的恶念。

  弗兰克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深爱着自己的妻子,尽管语言不通,弗兰克也会和苏韬尝试解释,自己和妻子相爱的浪漫经历。

  苏韬觉得那故事一点都不浪漫,反而越发坚定地认为,弗兰克是一个异类。

  弗兰克后来干脆不和艾米莉娅说话了

  敝距离,是克制感情滋长的很好手段。

  这让艾米莉娅颇为苦恼,作为一名毒舌,当然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话痨,弗兰克每次像躲避瘟神一样避开自己,让艾米莉娅无聊得差点要怀疑人生了。

  其实,如果没有苏韬存在,弗兰克和艾米莉娅孤男寡女相处,故事情节可能会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了。

  幸好苏韬没办法躲避自己,所以艾米莉娅只能将苏韬当成唯一的交流对象。

  虽然苏韬的口才也是了得,经常将艾米莉娅喷得哑口无言,但至少艾米莉娅不会觉得孤单。

  久而久之,艾米莉娅发现与苏韬生气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候能对苏韬的挖苦,充耳不闻,这是一个惊人的变化。

  弗兰克建造好帐篷之后,每天开始早出晚归,一方面是为了寻找猎物,另一方面是为了像荒野生存游戏一样,不断地拓展自己的地图,试图未来有一天走出这里做好准备。

  弗兰克根据苏韬的描述,陆续找回了**、东非凤仙等对跌打损伤有着良好效果的药物。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苏韬、艾米莉娅、弗兰克过着野人般的生活,他们没有通讯工具,在荒原上只能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外界发生着翻天覆地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