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听到了耶律和鲁斡的夸奖之言,萧兀纳无奈地摇了曳解释道?!袄戏蛘饽睦锸窃谧髡?,如此,其实只不过是想要以势逼和罢了,双方的兵力一旦聚一地,要么,就是生死相见,要么,便是在势均力敌之下,坐下来谈罢了”

  看到耶律和鲁斡眉头大皱,似乎有话要说,萧兀纳自己倒先清了清嗓子反问道。

  “如今的宋庭的军事实力,经过了这月余来的鏖战,难道殿下您还不清楚吗?”

  耶律和鲁斡愣了愣,然后缓慢而又有些艰难地微微颔首?!笆科?,韧劲十足,重要的是,如今大宋的军事装备,似乎要比之我大辽更胜一筹”

  “不论是大宋的元祐甲,还是他们的元祐弩,对于我大辽而言,都是我们所梦寐以求的利器啊”

  “记得过去,宋人的神臂弩,也是射程极远,但是,其造价之高,弩臂所耗之资材时间,单单是听闻,我大辽就没有办法如此宋人这般耗费?!?br />
  “即便那神臂弩每射三五百,必换弩臂,不然射程会有极大的损失,可即便如此,那神臂弩仍旧成为了我大辽与西夏将士心中的梦魇?!?br />
  “偏偏现如今,居然又多了这种元祐弩,孤记得咱们最初进攻宥州之初,那种被宋人称之为元祐弩的软钢弩,也就两三万的数目,至今月余,怕是每柄元祐弩都已经发射了不下千余发,却仍旧还能够保持着其远超我辽夏联军射手的射程”

  “不错,单单凭借此两种攻防利器,就让我大军伤透了脑筋,就更别提宋人那层出不穷的新装备了”

  “那么殿下,若是让宥州城的守军,在兵力相若的情况之下,抛除其他因素,在野外一阵,胜负几何?”

  耶律和鲁斡踌躇半天,这才沉声说道:“五五之数?!?br />
  “五五之数,也就是胜负各半那既然如此,若不坐下来谈,难道如今之大辽,真的能够与宋庭,打上一初日持久的国运之战吗?”萧兀纳这句话,让耶律和鲁斡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块鸡骨头梗在了喉咙处。

  咽又咽不下,吐又吐不出来,最终只能苦笑着摇了曳?!肮旅靼琢?,还是老大人想得周全?!?br />
  “老夫只是长于谋略,但好歹随殿下在军中月余,如今看来,其实最好的结果,宥州不能下,哪怕是我大辽失了些颜面,但是双方如果能够坐下来谈,那是最好的结果?!?br />
  “可我就怕萧慎那杏,为了让陛下开心,勉力为之,若再有兵马折损,怕是”

  “老大人放心,若是陛下圣旨一至,孤定然不会耽搁,会立刻起程赶往上京面见陛下,至于军中诸事,老大人还需要多多操劳?!币珊吐澄映林氐氐懔说阃?,起身朝着萧兀纳一礼道。

  “不敢当殿下大礼,老夫定当尽力为之只愿天佑我大辽?!?br />
  此刻的耶律和鲁斡,早已不复一开始率领南下时的野心勃勃,雄心壮志,几乎都已经在宥州给弄得折戟沉沙了。

  “需不需要孤先跟萧慎聊一聊?”

  “殿下算了,萧慎是何等样人,你我还不清楚吗?若真如此,反会激怒于他,到时候再被他参上一本。何苦来哉?”

  #####

  “恭敬大人,贺喜大人,想必过不了数日,大人成为一军之主的喜讯就要到了?!贝丝?,萧慎的大帐之中,军案上面,已然摆了七八封来自于辽国上京的报喜书信。

  听着麾下心腹的恭贺之言,萧慎哪怕是再矜持,也不由得不眉飞色舞,眉开眼笑?!靶辛?,诸位莫要高兴太早了,陛下旨意未下之前,一切都有可能?!?br />
  “大人说的是,但问题是,事已至此,殿下敷衍战事,毫无建树,至我大辽上下怨声载道。大人若不出手,难道陛下难道想要看着咱们这数十万虎贲白白在此地耽搁数月,不立寸功而返不成?”

  “就是,下官也觉得,此番陛下的旨意,说不定就已经在路上了”

  一干恭贺之声络绎不绝于耳,而萧慎难得不带上阴枭之意的爽朗笑声,时不时的传入大帐之外,溢散出去。

  而很快大军很有可能要换帅,而且所更换的主帅,将会是目前大军的监军使萧慎的消息,在短短不到一天的功夫,就传遍了数十万大军。

  将军们,都不禁心思腐起来,而坐镇于西门外的杨慎的军帐,几乎瞬间就成为了西夏大军之中最为热闹的躇。

  反观那耶律和鲁斡的中军大帐,除了每天点卯的时间,以及耶律和鲁斡下令召开军议之时,平时几乎可以用门可罗雀方能形容。

  “你说什么?”犹豫再三的耶律和鲁斡最终还是决定私下里召萧慎过来,想要跟他商议一番,若自己真个离开,大军到时候的行止。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派去的心腹麾下,居然会带会来了这么一句如同搞笑一般的推脱之辞。

  “萧慎大人他腹痛难忍,需要将养两三日,非但现如今没办法过来,怕是明后两日的的点卯,怕也难以过来,所以特地让末将代他向殿下您请罪?!?br />
  “萧慎,你个混帐王八蛋!”饶是耶律和鲁斡的涵养再好,此刻给气的掀桌子骂娘。怎么也没有想到,那萧慎之前的低调,沉默,完全就是假装出来的。

  “殿下,气大伤身,何必与这种得志小人生气上火?!毕糌D晌蘅赡魏蔚厝嗔巳嗝夹闹蟪乓珊吐澄尤暗?。

  “现如今孤还是大军主帅,他萧慎还只是监军使,居然现如今就敢如此嚣张跋扈,等到他真成了这一军主帅,那岂不是要上天??!”耶律和鲁斡气喘如牛,面容狰狞的在大帐之内疾走,犹如一头困兽。

  “他的想法,在老夫看来很简单,小人得志而已,如今,既然已经收到了来自上京的消息,大军之中,诸将纷纷赶去给他逢迎拍马,在这样的时候,他再前来殿下帐下听命”

  “怕是他觉得脸面上实在过不去,既然如此,倒不如称病不来?!?br />
  “老大人,你这是在为他说话?!”耶律和鲁斡转过了头来,心情很不美丽地闷哼了一声。

  “不,老夫这只是分析了一番他的心理罢了?!毕糌D苫夯旱匾×艘方馐偷??!捌涫嫡庋埠?,总比他在人前,与殿下您闹出矛盾要好得多?!?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