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晨目光在苏纪的身上扫了一眼,心里暗自冷笑一声,随之将目光投向公孙奇和李瑶池。

  在这两人的身上,林晨完全明白了什么叫做狐假虎威。

  “李瑶池!”林晨似笑非笑地看着李瑶池,他本就知道李瑶池不是什么善类,在击杀孟神机之后,林晨原本就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但是方清雪一时心慈手软,所以饶了方李瑶池一条性命。

  却是没有料到,这个李瑶池,不仅仅没有任何的感恩,此时反而编造孟神机的储物戒指里有凝神丹的事情。

  事实上,孟神机的储物戒指里根本没有什么凝神丹,即便是有,以孟神机的性格,也不可能让李瑶池知道。

  李瑶池之所以这么说,就要要将林晨逼入绝境,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确是蛇蝎心肠。

  至于公孙奇,和李瑶池属于同一类人,从一开始故意谄媚讨好林晨,想要接近林晨,其实就是想要以林晨换褥玄之精。

  只是他也没有料到,就连华仪飞在林晨的手里,也没有坚持多久就被击败。

  不过,随后他来到天玄之巅,马上投靠元青。

  在公孙奇看来,林晨即便再厉害,也不可能有元青厉害。

  “你想要凝神丹么?”林晨淡笑地看着苏纪,随之想笑道:“没问题,凝神丹我可以给你。不过——”

  说到这里,林晨话锋一转,停了下来。

  “不过什么?”苏纪问道。

  “不过,我要你先杀了他!”林晨指向公孙奇。

  “杀了他?”苏纪目光在公孙奇身上瞥了一眼。

  杀不杀公孙奇,对苏纪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且杀了公孙奇就能够换来凝神丹,这样的买卖看起来似乎很划算。

  但是苏纪并不愿意这么去做。

  他不想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林晨以凝神丹要挟。

  其次,即便真的杀了公孙奇,林晨也未必就能够将凝神丹给他。

  “林晨,你觉得现在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么?但凡你聪明点的话,在这个时候,就不要做出惹怒我的举动!”苏纪眯着眼,冷声说道。

  “是么?”林晨哂然一笑,手中一道青光钢,随之是一个青绿色的玉瓶出现在手里。

  “丹药就在这里。不过,你想要的话,就要先废了公孙奇。当然,如果你觉得你有把握在我毁掉这枚丹药之前杀了我。那你可以试试?!绷殖康?。

  苏纪目光闪烁,显然是在思考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在公孙奇周身一阵空间波动。

  随之,公孙奇消失在原地。

  他在苏纪犹豫不决的时候,捏碎了玄玉石,离开了天玄秘境。

  显然,公孙奇知道,自己的性命,在苏纪等人的眼里,或许真的比不上一枚凝神丹。

  所以,他不想冒险。

  苏纪不由得一愕,这才明白自己出手晚了几分。

  “他已经离开天玄秘境了,要杀他或者废掉他的修为,暂时都不可能了?!彼占涂醋帕殖?,又道:“只要你将凝神丹给我,我可以保证,饶你一条性命!”

  此时苏纪的目光,更多的是集中在林晨手中的玉瓶之上,至于林晨反而被他忽视了。

  “抱歉”林晨耸了耸肩,“刚才我已经和你说过,让你废了苏纪,是你没有做到!”

  林晨的话,令得苏纪双目一瞪,眼中有着怒意在喷薄。

  他想要直接冲过来将林晨杀死,但是林晨手里捏着丹药,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而这时候,林晨又看向元青。

  元青眉头一挑,哼了一声。

  “元青,难道你不想要这枚凝神丹么?”林晨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元青眯了眯眼,依旧没有说话。

  他想要杀林晨,同样也想要凝神丹,但是他知道,林晨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将丹药给他。

  “你将她废了,我就把丹药给你!”林晨指向李瑶池。

  李瑶池面色一变,看向元青的目光,变得忐忑不安。

  而敲此时,元青也看着李瑶池。

  “元师兄,不要废我修为!”李瑶池连连曳。

  同时,她悄然将玄玉石取了出来,抓在手里。

  “唰!”

  但是,就在同时,元青伸手一抓,将李瑶池的玄玉石抓在自己的手里。

  李瑶池顿时面色煞白,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她开始后悔,自己怎么就招惹到了林晨。

  招惹林晨也就罢了,居然会疡投靠元青,想要借此来对付林晨。

  林晨又岂是这么好对付的?

  不过,元青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李瑶池放心下来。

  “李瑶池,你不用离开。玄玉石你收好,我不会对你出手!”元青看着李瑶池,随后又将玄玉石递还给他。

  “多谢元青师兄?!崩钛爻び趿艘豢谄?,见元青的确是没有对她动手的意思,李瑶池将玄玉石再次收入储物戒指。

  随后,她冷笑着看向林晨,眼中得意之色更浓了。

  “林晨,你觉得,一枚凝神丹就能够让我听从你的吩咐?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元青讥讽地说道。

  林晨耸了耸肩,“好吧,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伪装的本领。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你元青拉不下面子也很正常?!?br />
  “林晨,我看你还是少说废话。我已经没有了耐心,把丹药交出来。否则我会让你在痛苦和悔恨中死去?!彼占驮俅慰?。

  “是么?那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在痛苦和悔恨中死去?!绷殖克坪跻彩チ四托?,他没有继续和这些人玩下去的打算。

  说话的同时,林晨一只手挥出,数十枚阵旗眨眼间在周围布置成一层禁制,敲将苏纪方才不知道而空间禁制抹去。

  林晨这一手,令得其他天玄学宫的弟子皆是愕然。

  包括苏纪在内,也没有料到,林晨的阵道造诣居然也这么强了。

  这么说来,苏纪根本就控制不。

  而林晨刚才一直没有破阵,并不是没有这个能力,反而似有意和他们在玩。

  “是你自己要找死,那也怨不得我了?!彼祷暗耐?,苏纪朝着林晨一步步走了过来,“真不知道,孟师妹怎么会看上你。如果我是你,就自己老老实实离开天玄学宫,再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你根本就不配靠近她?!?br />
  苏纪的目光变得狰狞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