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怎么办?

  方醒一直在探究着这个问题,觉得大抵好日子就要过去了。

  “儒家面临?;?,他们的应对方式不会是积极的,那么下一阶段咱们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了?!?br />
  解缙抚须笑道:“老夫虽然老了,可依旧敢当庭辩难?!?br />
  黄钟从容的道:“黄某自从来了方家,这吃喝不愁,时日久了难免觉着是在混日子,若是有人挑衅,在下自然得冲阵在前,不然岂不是伯爷说的米虫吗?”

  他和方醒对视一眼,彼此心中莫逆,然后一起笑了。

  马苏说道:“老师,回头弟子写些书信出去?!?br />
  方醒点点头道:“这不是要拖他们进来,而是这是大战,谁也无法幸免?!?br />
  解缙叹息道:“是大战,也是内讧⌒时候老夫经常在回忆以前的事,觉得为何要非此即彼呢?不是我这边的东西,那肯定是要打倒,顺带踩几脚,贬为歪门邪道?!?br />
  “前秦之前,那时候百家争鸣,咱们现在学的许多东西都是那时候成型的,可敬天法祖的规矩一定下来,若是还有百家,怕是马上就会纷争四起,人脑子打成狗脑子吧!”

  黄钟说道:“解先生,独尊儒术自然有好处,对于大一统,对于内部减少纷争有大好处?!?br />
  “没错,可好处是好处,坏处呢?一潭死水!”

  解缙摆出了老资格,没人能反驳。

  “关键是儒家自己不知道改进,时移世易,前宋时外敌窥视,那时候的儒家该是什么样的?”

  他没说出答案,但前宋的历史和屈辱就如流水般的在每个人的脑海中淌过。

  “那么现在到了大明,儒家还做些什么?”

  解缙用食指点着桌面,情绪有些激动的道:“大明开国时?;姆?,及至永乐年间,鞑靼和瓦剌依旧是心腹大患,更有交趾成了大明的流血之地,这等时候的儒家该做些什么?”

  “他们依旧无能为力,武人在前面拼命,帝王在亲征,于是他们觉得自己很委屈,可最后是谁?是德华,是德华用科学来打造出了利器,这才有了大明今日的煌煌盛世?!?br />
  “是方德华的科学改造了大明军队,这一点谁敢质疑,那就是心怀叵测?!?br />
  政事堂里,杨荣指指额头上的皱纹说道:“本官今日不能安眠,却不是为了太子的老师,而是为了朝帜暗流?!?br />
  “昨日有人给本官看了一个东西?!?br />
  黄淮拿出一张纸,扬了一下说道:“这上面全是科延弟的任职情况,最高的是马苏和李二毛,其余的不等,可势头让有些人坐立不安了?!?br />
  杨溥看了一眼那张纸,说道:“倒是有心了?!?br />
  这话的立秤昧不明。

  杨士奇说道:“才多少人他们就惶然不安,这是对自己多没信心?老夫怪不得金大人忧心忡忡,是该改进了?!?br />
  “谁敢改?”

  杨溥低声道:“那是万丈深渊,亦是身败名裂的开端?!?br />
  杨荣看了他一眼,说道:“幼孜在山东来了书信,说是听闻要立国本,山东一地无人反对,可等那些人知道兴和伯要担任太子之师后,暗流涌动??!”

  杨士奇苦笑道:“这是新仇旧恨,才将被塞了优待,又来一个科学的太子,都被弄怕了??扇赐橇俗陨碚?,那你怕什么?”

  黄淮叹息道:“他们是眼高手低,做事一塌糊涂。而科延弟做事井井有条,眼界能力高出他们不止一筹,你让他们如何不怕?”

  杨溥淡淡的道:“面对如斯局面,奈何?”

  室内寂静,良久,杨荣说道:“无可奈何!”

  “殿下请坐好?!?br />
  玉米很不爽,所以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杜谦就带着些情绪。

  这是他的教室,此刻一个嬷嬷和一个老太监在盯着他。

  所以他忍了。

  杜谦在一张大纸上写了一个王字,然后把纸调转过来,说道:“殿下请看,这就是王字,请殿下跟臣念一遍,王”

  玉米一双刑腿在椅子边上摇摆着,心中挂念着自己的那些宝贝,漫不经心的念道:“王”

  杜谦皱眉道:“殿下请认真些?!?br />
  玉米抬起头来,很认真的念道:“王”

  哎!

  杜谦觉得玉米聪明,可却没有向学之心。

  于是上完课之后,他就去求见朱瞻基。

  这也是太子老师的一个特权,随时能求见皇帝。

  而见多了皇帝之后,大家的芋深刻了,以后升官自然会被优先考虑。

  “玉米不专心?”

  “是的陛下,殿下有些分心?!?br />
  “朕知道了?!?br />
  朱瞻基没说什么该打就打,这让杜谦有些失望。

  等他告退后,朱瞻基就去了坤宁宫。

  皇帝有好几天没来过这边了,所以那些太监宫女们见了欢喜,但朱瞻基却示意别声张。

  进了坤宁宫之后转左,就听到了孩子的欢呼声。

  “姐姐姐姐,你的小猫打不过我的小狗?!?br />
  朱瞻基微微皱眉,然后摆摆手,身后跟着的人都止步在原地。

  “姐姐,小狗的嘴能咬小猫,小猫只有爪子?!?br />
  “对呀I小猫的爪子比小狗厉害?!?br />
  “小狗比小猫大,这是母后说的?!?br />
  “嗯好吧,小狗比小猫大,我也见过?!?br />
  端端的声音听着很无奈,朱瞻基走出半步,就见两个孩子在地上玩耍,而玩具就是各种动物的玩偶。

  这些玩偶大多是木雕,玉制的也有,不大。在端端斜候打碎过一次之后,胡善祥就令人用木雕了许多动物的玩偶。

  “姐姐,送你玩?!?br />
  玉米迸自己的木雕小狗递给端端。

  端端摸摸他的头顶,把自己的小猫递过去。

  朱瞻基阴郁的脸上多了些柔和,然后悄然转身回去。

  随后有人去禀告了胡善祥,可胡善祥听了只是微微曳。

  “娘娘怎么一点都不肯振作呢?”

  雀尾觉得皇后太不管事了,几乎和无为而治差不多,再进一步就是木雕神像了。

  “娘娘很好了?!?br />
  大宫女称月觉得雀尾真的漂亮,她痴痴的看着那张脸,说道:“他们说陛下要立太子了呢T后娘娘的日子就好过了?!?br />
  雀尾的眼睫毛很长,眨巴着说道:“嗯,到时候还得要看兴和伯能不能把殿下教好,最好是厉害些?!?br />
  称月见他要侧身,就遗憾的移开的目光,说道:“兴和伯可是学究天人,他老人家要是教殿下,殿下肯定是明君?!?br />
  “宗!”

  一声低喝后,怡安出现了。

  称月缩了一下脖子,说道:“我知错了?!?br />
  怡安看了躬身请罪的雀尾一眼,说道:“如今这个当口,正是要忌讳的时刻,话少说,说多了就容易成为把柄,然后借此来攻击娘娘和殿下?!?br />
  先定个锌标,比如1秒记?。菏榭途邮只嬖亩镣罚?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