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胜晚上睡了一个安稳的觉,还做了一个甜甜的美梦,在梦里,夏红茵冲着他微笑了。

  母亲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对她笑过了,自从家庭发生大变化之后,母亲不单单没有冲着她笑过,对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笑过,越来越让他附陌生和敬畏。

  第二天,萧胜一直都躺在床上睡觉,算上前一天晚上的一觉,总共睡了有一天一夜。

  萧胜太累太累了,在刚刚来到人间界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孩子,哪怕是现在他也才十岁而已,可是这些年在其他的孝子都在无忧无虑的玩耍的年龄,他却是每一天都付出同样的辛苦,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就是不断的变强。

  为了变强,他每一天都只睡很少的时间,几乎每天早上三点多钟就会起床,哪怕是一个成年人也极少会有这样的毅力。

  为了变强,他几乎每一天都是汗流浃背。

  终于,在傍晚的时候,他起床去吃了晚饭,然后回到房间静静的等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到了深夜,房门吱呀一声的推开,夏红茵面色平静的走了进来,在看到萧胜之后就说道:“和我来吧?!?br />
  萧胜从床上跳下去,直接和夏红茵出了房间,然后向着城誓方向一路走去。

  “母上,我们做什么去?”

  夏红茵语气平静的说道:“杀人?!?br />
  “杀人?”萧胜的身体一哆嗦,虽然说他这些年一直都恨不得立刻就去杀了萧断天报仇,脑海当中也曾经想过无数次那种画面,可是却还从没有杀过人,他毕竟还是一个十岁的孝,想到马上就要去杀人,还是不得不有些心发慌。

  夏红茵冷冷道:“你不敢了?”

  “谁说我不敢了!”萧胜忽然挺起胸膛,小的脸蛋上面带着坚强和倔强,说道,“我敢!”

  “那好,一会儿就由你来动手?!?br />
  萧胜吞咽了一口口水,问道:“母上,我们要去杀谁???为什么要杀?”

  夏红茵瞥了萧胜一眼,问道:“你是怕我让你杀了好人?”

  萧胜犹豫了一下,说道:“胜儿觉得,有些人该杀,有些人不该杀?!?br />
  夏红茵问道:“那你父亲该杀么?”

  “我父亲?!毕羰ひ还扇妊贤?,咬牙切齿的道,“我父亲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当然不该杀?!?br />
  “好,可是你父亲还是死了,所以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必须要变得冷酷无情,你不杀别人,就会被别人给杀死,对别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你要记租一点?!毕暮煲鹪谒嫡夥暗氖焙?,心中也有些不忍,可是她怕,她怕自己一旦一时之间心软,萧胜以后就举不起手帜屠刀,就没有办法去神界里面大开杀戒了,神界里面实在是太多人都该死该杀。

  夏红茵心中暗暗的想道:“胜儿啊,娘亲知道这对你来说太残忍,可是你怪不得娘亲啊,你是长子,只有你能够常的起这些,更何况你的天赋更是娘亲生平仅见,早晚有一天,你的实力一定可以手刃仇人的?!?br />
  萧胜不说话了,虽然觉得夏红茵所说的话鱼不对,可是他却也不知道怎么反驳。

  夏红茵冷冷道:“不过你今晚可以放心,今晚我让你杀的就是该死之人?!?br />
  “哦?!毕羰こに闪丝谄?。

  夏红茵淡淡道:“这个人叫罗元强,是桐城的一个大混子,他手里面沾染了好几条人命,手底下还养了一群打手和秀,将许多良家女人给抓去逼良为娼,有些不服从的女人就直接交给手下挨个欺负了,然后那些女人也就只有破罐子破摔,前天晚上刚刚有一个女人被逼死了?!?br />
  萧胜的眼中闪过了一道杀机,咬牙切齿道:“该死!”

  “是啊,该死?!毕暮煲鹄淅涞?,“这样的人就算是死上十次都不足惜,今天晚上你把他给杀了,算是你的一次重要考试?!?br />
  萧胜激动的道:“重要考试?”

  “没错,你的实力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年仅十岁,罡聚峰境界,我不知道你父亲在你这么大的时候能有多强,但是我估计也就不过如此。现在你需要的是更多的历练,而不是在我身边日复一日的去苦练,有些时候在外面经历一些事情要比你在家中苦练更有效果的多了?!?br />
  萧胜激动的问道:“所以如果我完成了考试,我就可以出去游历了?”

  这些年,萧胜基本上就是在夏红茵的身边接受指导,从来都未曾出去有过任何的游历,他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也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嗯?!毕暮煲鸬懔说阃?,道,“我可以放你出去游历三年,三年之后你重新回来,我会亲自检验你的游历成果?!?br />
  萧胜想到可以出去,心里面开始激动了,外面的世界让他附既忐忑又期待,同时还有几分兴奋,对于今天晚上的杀人,他心帜不安也减轻许多了。

  走进桐城里面,夏红茵带着萧胜来到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夏红茵的脚步停了下来,然后对萧胜说道:“整栋楼都是他们卖.淫组织的据点,这片居民楼原本是应该要拆迁掉了,后来不知道这个罗元强通过什么手段竟然让政府暂时先将拆迁事宜给搁浅了下来,罗元强就带着人几乎用着空手套白狼的价格将整栋楼给暂时租了下来?!?br />
  “所以只要有人进这栋楼,立刻就会被人给安排个秀,如果走进去了却不找秀,会被给乱棍打出来,所以只要踏入进去,就是危险的开始了?!?br />
  萧胜攥紧了小拳头,吞了口口水,说道:“我不怕!”

  “好!”夏红茵说道,“那些徐混从实力来说也没有办法和你相比,你只需要一直走到顶楼的801房间,罗元强每天晚上就是宗那里,他只负责收钱,而且每天都会有两个女人去陪他,这个罗元强的实力其实不弱,也达到了罡劲中期的程度,算得上是隐藏在桐城里的顶尖高手了,这也是他敢如此横行霸道的原因,他的实力虽然不如你,但是毕竟战斗经验要比你丰富的多,杀人经验也比你丰富,所以对于你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对手,你的任务就是把他给杀了!”

  “好?!?br />
  夏红茵掏出了一把刀,递到萧胜的手里,冷冷道:“要心点,否则他很有可能杀了你?!?br />
  夏红茵在他的背后冷冷道:“记住了,除了那些女人以外,那里的所有人几乎都死有余辜,虽然你只要杀一个罗元强就可以完成任务,不过如果被逼无奈,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他们本来就是该死之人?!?br />
  “我知道?!毕羰ど钗丝谄?,向着楼道口缓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