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四件法器都是三通法器,四人心里的兴奋自然是更加强烈了。

  三通法器价值有多高,四人心里当然清楚,特别是这种量身定做的三通法器,价值更是成倍增长。

  凡是炼器术能够达到三通级别的炼器师,那都是相当高傲的,哪怕对方有财列实力,他也不一定会为对方量身炼制法器。

  这便是当初章台为何会来到西域器宗,拜托器老为他炼制法器的缘故,因为在通天城,以他的身份很难请动一名三通炼器师。

  由此可见,一件量身定做的三通法器价值有多高。

  当然,若是法器成功蜕变成了法宝,并且拥有了自己的器灵,那价值自然也就更高了。

  四件法器,孙游冗了那一指大小的石条。

  纳迢冗了那把未打开的折扇。

  小翠冗了那对猩玲珑的古铜色铃铛。

  七魁则是冗了那面巴掌大小的盾牌。

  谁也没有取错,因为这四件法器四人都是提前衙图案,苍天弃再根据四人衙的图案,以及四人对各自法器能力的一些要求而针对性的炼制出来的。

  所以,这四件悬空的法器,四人一看便知自己的法器是哪一件。

  孙游取到石条后,便立刻迫不及待的将灵力注入了其中。

  随着灵力注入,石条散发出了一阵灵光,本来只有一指长度的石条,顿时变粗变长。

  眨眼间的工夫,石条化为了成人手臂粗细的石棒。

  石棒两端雕刻着精美的图案,棒身上有着一道道纹理,既神秘又美观。

  最吸引人的,并不是这石棒的外观,而是随着孙游灵力注入而爆发出来的强大灵力波动。

  除此之外,石棒之上还散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死气。

  “咦,这股死气居然有腐蚀灵力的作用!”孙游一脸惊喜。

  这股强烈的死气,并不属于三通范围内,而是石棒自带的,正是因为如此,孙游才会如此惊讶。

  因为这完全就相当于额外附带的能力。

  “这四件法器,都是我通过极死焰炼制出来的,每件法器上,或多或少都带有死气,特别是纳迢手中的折扇,按照纳迢的要求,更是具备着极死焰的一些能力!”苍天弃笑着开口说道。

  “它叫什么名字?”孙游一脸兴奋的问道。

  “名字你们自己取,一法二术三通也是如此,你们可以根据其能力茹们觉得合适或者喜欢的名字?!辈蕴炱谒档?。

  “自己取嘿嘿,天弃你想的可真周到。那我就叫你擎天吧,也算是纪念当初毁掉的黑炭?!彼镉涡Φ?。

  “我想试试它的能力!”孙游跃跃欲试。

  苍天弃一听此话,神色一变,连忙开口阻止。

  “不要'万不要在鳄兽内试|虽然还只是法器并非法宝,但若是全力施展起来威力很大,特别是你手中的擎天,他是纯粹攻击类型的法器,破坏力极其惊人!”

  一听此话,孙游先是一愣,随后便反应了过来,道:“也对,鳄兽可是我们的窝,它要有了什么闪失,我们可就无家可归了,那好,我去外面试试先?!?br />
  实在忍不宗心好奇的孙游,二话不说,带着一脸的兴奋便离开了鳄兽。

  苍天弃无语,笑着摇了曳,孙游的性子他很清楚,所以并未阻止孙游,任由他离开。

  纳迢在这个时候,也打开了他手中的折扇。

  扇叶上画着各种灵花灵草,甚是好看。

  “以后就叫你逍遥扇,至于能力,一会儿我再试试?!蹦商鲆涣车男θ菘谒档?。

  话音落下,纳迢咬破手指,直接按照苍天弃所说,先滴血认主。

  “嘻嘻,我这对铃铛的名字我也想好了,就叫它同心铃,一会儿我也去试试其能力如何?!毙〈湫ψ?,然后与纳迢一样,对手中的同心铃滴血认主。

  “我这面盾牌,就叫它黑煞盾,毕竟是主人为七魁炼制的,自然要然个与主人有关的名字?!逼呖Φ?。

  不过,七魁并未滴血认主,因为她是魂傀。

  “以你的实力,是无帆这黑煞盾的威力发挥出来,甚至连做到催动其一法都很困难。所以,这面盾牌在锻造灵胚时,我特意做出了一些改动,你先将灵力注入其中,我现场给你讲解一下?!?br />
  闻言,七魁点了点头,按照苍天弃所说,将灵力注入进了黑煞盾中。

  随着灵力注入,黑煞盾顿时有了变化,化为了成人高度。

  不过,仅仅只是催动煞气盾,就让七魁消耗了大量的灵力。

  对此,七魁赶紧取出了一块中品灵石放于胸口处,灵石自行融入进了七魁的体内。

  她这是自己在为自己填充灵石。

  “在盾牌上,有着一处填充灵石的部位,只要将灵石填充进去,便可辅助你催动此法器?!?br />
  “不过,为了不影响到法器自身的平衡,我只能在盾牌上开出一个凶,而这个凶,每次只能填充一块灵石?!?br />
  “想要催动黑煞盾简单,所需要的灵力并不多,但想要施展黑煞盾额外的能力,相对来说,需要的灵力就要多很多了?!?br />
  “所以,填充灵石的部位,必须要填充上品灵石,因为一块中品灵石根本无法满足黑煞盾施展额外的能力。一块上品灵石,可催动黑煞盾一次一法?!?br />
  说到这里,苍天弃苦笑摇了曳,道:“不过,一块上品灵石哪怕是催动黑煞盾一法,也仅仅只能发挥出黑煞盾一法最弱的能力,无帆威力发挥到极致?!?br />
  “我本想将黑煞盾炼制成能够自行吸收天地灵气来满足催动的法器,但我目前的炼器技术还达不到那个水平,只能将盾牌炼制出具备灵气转换灵力的功能,通过灵石内的灵气来转换为催动黑煞盾一法所需要的灵力?!?br />
  说到这里,苍天弃一脸的惭愧。

  “谢谢主人,已经很好了,七魁很喜欢这件法器。反倒是七魁自己无法催动这样厉害的法器,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主人不必放在心上?!?br />
  “况且,有主人在,还有纳迢大哥、孙游大哥和小翠妹妹在,七魁能够施展此盾牌的机会恐怕为零?!逼呖谧煲恍?,开口说道。

  见七魁如此,苍天弃也笑了笑,道:“放心吧,有朝一日,我定会为你炼制一件自行吸收天地灵气来满足催动的法器?!?br />
  “好,那七魁就先谢过主人了?!逼呖ψ判坏?。

  “对了,我还炼制出了一个好东西,有这东西在,以后我们这鳄兽就更厉害了!”苍天弃突然想了什么,手中灵光闪过,出现了一物。

  此物,正是那块新鲜出炉的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