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心中无语地嘀咕着,仓田夫人则看了看刚刚醒来的丈夫,又扭头看看房门,一脸错愕:

  “大久保医生他怎么离开了?”

  话说,她虽然没遇到过,但是好歹看过电视的。像是昏迷帜病人醒来之后,身为主治医生,他难道不应该先检查一下病人的情况吗?

  这么一边大喊着一边跑出部,到底是几个意思?

  “呃”

  所以说,这个脑子有坑的医生,怎么看好像都不靠谱??!

  舒允文、白鸟任三郎对视一眼,然后白鸟任三郎轻咳一声道:“仓田夫人您别着急,我想大久保医生一定是太激动了——嗯,您在这里稍等,我去请一位医生过来?!?br />
  白鸟任三郎说完转身离开,仓田夫人则带着孩子守在病床前,关心地询问着仓田的情况。

  没过多久,在白鸟任三郎的带领下,一位女医生和两个护士走了进来,直接走到了病床前,仔细检查了一下仓田的情况、查看过仪器上的数据后,微行带着惊讶地说道:“仓田先生,仓田夫人,恭喜你们了,仓田先生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接下来只要注意休息,等头上的伤恢复就可以出院了?!?br />
  “是吗?”仓田夫人喜极而泣,“那真是太好了;谢您了,医生?!?br />
  “哪里,这都是您丈夫的求生欲够强——我听说之前您丈夫的脑电图已经静止了,现在居然还能活过来,这真是医学上的奇迹!”

  女医生说了几句后,再一次嘱咐让病人多多休息后转身离开。

  医生一走,舒允文慢悠悠地走到了病床前,上下打量了一下仓田后,开口问道:“仓田先生,你还记得你昏迷以后的事情吗?”

  “昏迷以后?那我怎么记得?”

  仓田呻吟着回答,舒允文则略微眯眼,心里面明白了——

  看样子,仓田在灵魂离体的时候,应该是被妖气迷惑住了,所以并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情况

  舒允文琢磨着,仓田则仔细看了看舒允文,奇怪地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我们认识吗?”

  仓田话落,白鸟任三郎立刻回答道:“仓田先生,允文大人是你的救命恩人——两次!”

  “救命恩人?唔是你把我从铃木那家伙的手上救下来的吗?”仓田按着脑门儿,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儿,“奇怪了。我当时怎么会那么冲动?铃木他的勾当我也知道,而且已经搜集好了证据,准备把他告到法院了,为什么还会突然对他下手”

  “那是因为你被幻狐的妖气迷惑住了!”

  舒允文立刻回答,然后又一脸认真地追问道:“仓田先生,我想请你仔细回想一下,你在这两天,有没有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狐狸?”

  “狐狸?”仓田闻言一愣,然后摇了曳道,“没有??!我根本就没见过狐狸!”

  “不对肯定见过!”舒允文摇了曳,然后又提醒道,“请你再仔细想想,你看到的也不一定就是真正的狐狸,也有可能是雕像、画像之类的”

  “这个”仓田又认真思索起来,约莫十几秒钟后“啊”了一声道,“我想起来了!我确实见过一只狐狸木雕!”

  听着仓田的话,舒允文两眼一亮,急声道:“没错M是那个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看到的?”

  “那是在前天,就在横滨市中华街的一家古董店内?!辈痔锼妓髯呕卮?,“那天我陪我的一位客户去了横滨市,他对华夏的古董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们就一起去了中华街,逛了逛那里的古董店——我记得,有一家名叫刘记的店铺里,有一个表面满是奇怪纹路的镂空木球,木球的里面就是一只木雕悬狸”

  奇怪纹路的镂空木球?木雕悬狸?

  那位纹路该不会是封欲文吧?

  难道说,这是哪位古代大能留下的来的封???

  可是,如果真的是封印的话,这家伙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沾上妖气,该不会是那个封悠了吧?

  舒允文心中猜测着,眯着眼睛继续问道:“你当时是不是碰过那个木雕?”

  “没错!”仓田立刻点了点头,“我的客户金泽先生当时对那个木雕非常感兴趣,那家店的店主就大力推荐,说那是从商周时期流传下来的木雕,非充贵??墒且宜?,那家店的店主简直就是在开玩笑G个镂空木球雕刻的非倡致,里面的悬狸也非常传神,那种技术,怎么看都不像是古代人能做到的,应该是现代激光雕刻出来的才对”

  “再然后,金泽先生不想要那个木雕,把它往架子上放的时候不心摔了一下,摔掉了一个星,那家店的老板硬生生讹诈了我们五万日元,我就是在那时候碰到那个木雕的”

  听着仓田的话,舒允文“唔”了一声,一副思索状——

  话说,假设那个木球就是封用狐的“容器”,那“容器”被打碎,也就意味着封悠裂,溢出一些妖气也是正常的!

  至于古代修士大能的封印容器会被一下子摔破,这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这封印的时间长了,再加上末法时代天地灵气缺乏,缺少灵气的温养,封印濒临破损边缘,一下摔碎也说得过去。

  舒允文愣神思索着,白鸟任三郎见状,轻喊了两声后,舒允文才回过神儿来,看向仓田道:“仓田先生,那家古董店,是在横滨的中华街,是吧?”

  “没错P华街的刘记古董店,老板是华裔,名叫刘能!”

  仓田点了点头,舒允文“嗯”了一声,然后向着松下平三郎挥了挥手道:“松下先生,我们走!”

  “好的,允文大人?!彼上缕饺闪Φ阃酚ι?,快步走到了舒允文跟前,同时问道,“允文大人,我们接下来去什么地方?”

  舒允文闻言,微微眯了眯眼:“那还用说?当然是去横滨誓中华街,找一下那只幻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