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点半,十和子夜总会内。

    昏暗的灯光下,夜总会的吧台前,目暮警官盯着舒允文、越水七,一脸凝重:“允文同学,越水侦探,你们两个是说,村上丈是凶手安排的替罪羊,已经被杀掉了吗?”

    越水七点了点头:“没错,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村上丈应该已经被人提前杀掉了另外,凶手会杀掉村上丈,也不仅仅是想安排替罪羊,他大概也在担心,村上丈继续活着的话,他所做一切终究会大白于天下,所以才一不做二不休”

    “嗯这种可能也确实存在?!泵笫逶谝慌缘懔说阃罚?br />
    “可是,如果这一切真的如同你们所言,那这次的案子,岂不是更复杂了?”

    “没错?!蹦磕壕偃险嫠妓髯?,然后伸手按了一下头上的帽子,“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今晚守在这里,?;な妥有阕苁敲淮淼?。那个犯人的下一个目标,十有**就是十和子秀”

    “这倒也是”舒允文点了点头

    目暮警官这话没错,时津润哉既然为犯人制定了这个扑克牌杀人的计划,那计划应该会继续执行,名字里有“十”字的人肯定还会有危险。舒允文现在来这里,也是想看看周围是不是有什么可疑人物。

    不过,就现在来看,这里的人似乎都没什么问题。

    舒允文正思索着,毛利大叔又开口道:“不过,村上丈已经被人杀掉这件事情毕竟只是一个推测,警方接下来也不能放松对村上丈的调查”

    几个人正低声聊着天,忽然之间,白鸟任三郎走了过来,嘴巴凑到了目暮警官的耳朵旁边,两眼看着舒允文,低声嘀咕了起来。

    目暮警官“嗯嗯”地点着头,然后忽然“爸”一声,一双虎目怒视舒允文,一脸无奈加无语:

    “允文同学,刚才刑事部搜查四课接到线报,指定暴力团体四轩会近三千成员拿着时津润哉的照片,正在暗主查时津润哉的行踪,据说这件事情是一位除灵师大人吩咐的对此,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爸?”舒允文愣了一下妈蛋u子叔叔的反应真快,这么快就知道这事儿了

    不过这事儿咱打死也不能承认??;旦承认,一个指使暴力团体犯罪的罪名肯定少不了的。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脸上假装一脸茫然,臭不要脸地否认:“目暮警官,这件事情我根本不知道?。?,肯定是有人假借我的名号,诬陷我!”

    “诬陷你?谁会指使四轩会全体成员出动,就是为了诬陷你?!”目暮警官一脑门儿黑线,然后语重心长地说道:

    “允文同学,你现在还是一个高中生,怎么能和那种指定暴力团体那么亲密?这对你根本没什么好处”

    目暮警官话音未落,舒允文忽然抬手一看手表,“哎呀”了一声:“怎么都这么晚了?灰原她一个人在隔壁餐厅吃东西,万一遇到怪蜀黍可就不妙了目暮警官抱歉,我先离开一下~”

    舒允文话落,转身开溜,结果凑巧看到了越水七那幸灾乐祸的眼神儿,心里面顿时不爽了

    话说,咱让四轩会找时津润哉,明明是要解决他和越水七两个人的麻烦,为毛越水这货笑得这么开心?

    咱这算是替她背锅了好不好?!

    舒允文一脸不开森,一路走到夜总会的门口,在看到两个从事风俗业的抒少女后两眼一亮,摆了摆手把她们招了过来,伸手指了指越水七,低声道:“你们看到那个短发‘男人’没有?他是我的好朋友,今天心情不好,来这里散心的』过他这个人鱼害羞、放不开,你们两个主动一些,让他爽一爽~”

    舒允文说完,从钱包里掏出了两张万元大钞,递给了两个风俗业少女,走出了夜总会。

    夜总会的吧台前,目暮警官一副生气且无奈的表情,感慨着“舒允文要学坏了”之类的。

    越水七端着酒杯,笑眯秘看着这一幕自从和舒允文认识之后,只要是和案子有关,她就会吃舒允文瘪,今天终于看到舒允文吃瘪了,心情忽然有种莫名地开心。

    越水七正高兴着,忽然间觉得身旁香气扑鼻,然后两个抒少女一左一右坐在了她的两旁,同时在她两边脸蛋上亲了两口:

    “帅哥,听说你心情不好,我们陪你开心一下好不好?”

    “爸?!”越水七被这情况整得一脸懵逼,左右来回看了看两个抒少女,觉得脑子不够用了

    话说,谁能告诉她这是个什么鬼情况?她居然被两个抒少女给非礼了?

    越水七还在懵逼中,整个人都僵住了,两个抒少女已经按照舒允文说的,开始主动勾引越水,一个人更是把手伸到了某个蜜汁部位:“帅哥,你请我们喝一杯,要我们今晚做什么都可以哦爸?奇怪,怎么没有?”

    越水七终于反应过来,豁然起身,跳到了目瞪狗呆的目暮警官、白鸟警官、毛利大叔身旁,夹紧了腿,一副要崩溃的表情

    尼玛}们刚才乱摸什么?还没有咱是女的u么可能会有?

    “你、你们是什么人?想干、干什么?”越水七结结巴巴地问道。

    两个抒少女对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开口道:“刚才你朋友说你心情不好,所以让我们来陪你的”

    “我、朋、友?!”越水七脑中立刻钢出了某个坑货的身影,嘴角抽抽了起来

    妈蛋允文你这货想干什么?

    那个谁,快把咱四十米长的砍刀拿来,老娘今天要砍死他!

    与此同时,夜总会隔壁的餐厅门口,舒允文、萝莉哀上了一辆出租车,紧接着舒允文连打了两个喷嚏。

    灰原哀扭头瞄了舒允文一眼:“看你的样子,是又做了什么缺德事了吗?”

    “什么缺德事没有!”舒允文摆了摆手,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这里有目暮警官他们守着,我在不在无所谓,所以我觉得还是回去休息好一些”

    “唔”灰原哀看了眼窗外,“越水侦探从夜总会出来了”

    “呃司机师傅快开车!”

  手机阅读访问:m.www.jl3ll.com